茶会疑案故事会

最后更新 : 2021.05.17  

  1. ·外国文学故事鉴营。
    本篇改编自埃勒里·奎因的同名小说。埃勒里·奎因是受弗雷德·班宁顿·李和弗雷德里克·丹奈这对表兄弟合用的笔名,他们是侦探推理小说史上的经典作家,开创了合作撰写推理小说的先例。
  2. 奎因是著名的侦探。这天,好友欧文邀请奎因去参加茶会,顺便参观他新买的别墅。
  3. 欧文是个金融家。十年前,他还是个小职员,却不知怎么被银行家的独生女劳拉看上了,两人爱得死去活来,银行家也没办法,只得同意两人的婚事。此后欧文借助岳父的势力,成为了金融界的新贵。岳父死后,他更是当上了一家之主,一连投资了好几个大项目,赚得盆满钵满。现在,他的资产远远超过妻子的了。然而伴随着事业上的成功,流言也随之产生,有人说欧文并不爱劳拉,娶她只是想倚仗岳父的势力,现在他羽翼丰满,便另结新欢,留下劳拉独守空房。
  4. 这天下着暴雨,不过奎因还是准时到了欧文位于郊区的新别墅。奎因赶到时,别墅里除了欧文和妻子劳拉,还有建筑师乔纳夫妇。当奎因进入客厅时,欧文正穿着戏服,上涂着厚厚的油彩,还戴着一顶高帽子,旁边的乔纳太太则穿着女巫的衣服。两人在排练一个话剧节目,准备参加一个比赛,看上去默契十足。看到奎因进来,欧文亲热地打招呼,向大家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组约最著名的侦探,世界上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然后,欧文又向奎因介绍了其他人。奎因注意到,劳拉坐在沙发上,神情很失落。
  5. 很快就到了晚上,外面的暴雨还没停止。欧文说:“大家今晚就住下来,我这里有的是客房,对吧,乔纳先生?”
  6. 乔纳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建筑师,欧文的这幢别墅就是他的杰作。乔纳笑着点点头,他当然对这里的构造了如指掌。一会儿,劳拉就安排仆人为客人们准备房间。奎因的房间在二楼,外面风雨交加,搅得他睡不着。奎因打开房门,想到楼下的书房找本书看。走廊里黑洞洞的,安静得吓人,只有楼梯灯发出微弱的光。奎因不知电灯的开关在哪儿,他摸黑走向楼梯,摸到旁边的一扇门,打开后发现什么也看不见,他意识到这里不是书房,就退了出去。奎因继续摸索着往前走,在墙上摸到了开关,于是打开灯,找到了书房。奎因找了本小说准备打发时间,走出书房时,突然听到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他看到一个男人的侧影,
  7. “是欧文吗?”只听乔纳用的哑的声音说。
  8. “我是奎因,乔纳先生,它电睡不着吗?”
  9. 乔纳身穿睡袍、头发凌乱,他说“,·可不是嘛,这鬼天气叫人睡不安稳,我妻子倒是睡得死死的,我走想去找本书看看。”奎因建议道:“那要不要到我屋里聊一会儿?”乔纳愉快地同意了:“听侦探讲故事总比看小说强。”
  10. 两人回到奎因的房间,一边抽雪茄一边聊天,直到睡意重新袭来,乔纳才打着呵欠离开。奎因也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11. 第二天早上,奎因还在梦中,就有人用力摇晃他。奎因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大家都站在眼前,一脸焦虑。乔纳焦急地说:“奎因先生,欧文失踪了。”奎因顿时没了睡意。劳拉哭着说:“是的,我们到处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他。”奎因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严肃地说:“从现在开始,所有人不许离开别墅,也不许和外界打电话。”
  12. 据劳拉说,昨天晚上,欧文说他还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就去了办公室,然后她就回卧室睡觉了。早上醒来,她发现欧文不在身边,而他穿戏服前换下来的衣服还好好地挂在衣架上,其他衣服也都
    在衣柜里,一件也没有少。
  13. 奎因问:“也就是说,欧文是穿着昨天的戏服失踪的?”
  14. 劳拉点点头。
  15. 奎因让仆人去车库看看,又让劳拉给欧文的公司打电话,看他是不是有急事出去了。结果车库里的车都在,公司里的人也说今天没有急事需要欧文去处理。这个时候,乔纳说:“也许欧文就是给大家开个玩笑,很快就自己出来了。”
  16. “但愿如此。劳拉,你最后见到欧文是在哪里?”奎因问。“昨晚,他办公室门口。”奎因得知,欧文的办公室就是昨天夜里他无意间打开过的那间。奎因的眉头皱了起来,他走进办公室,随手关上了门。这间屋子显得很长,早晨光线很灰暗,室内一尘不染,看上去不像有人在这里犯过罪。但奎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看到对面墙上有一块从天花板延伸到地上的镜子,正是这面镜子让房间显得很长。镜子正对着房门,从镜子里可以看到奎因消瘦的身影和身后的房门,以及房门上一只发光的挂钟。奎因转过身,发现这只钟又高又大,直径有1.5英尺,离地7英尺高。在早晨昏暗的光线中,挂钟的指针闪
    闪发光。奎因知道,那是指针上涂抹的磷引起的反光。
  17. 奎因看着这个发光的挂钟,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他打开房门,走出去问:“这幢别墅装修过吗?”劳拉摇摇头,说:“没有重新装过,我们买下后就住进来了。”
  18. “那个挂钟呢?”
  19. “是欧文去表行买回来的。”“挂钟和欧文先生的失踪有什么关系?”乔纳太太问。
  20. 奎因说:“这正是我想搞清的。昨天夜里,我睡不着,就去找书房,碰巧打开了这扇门往里看过,当时我什么都没看见。”
  21. 乔纳问:“当时那么黑,不是很正常吗?”“就因为黑,我才应该看到点什么。”奎因解释,“这间屋子正对着房门有面巨大的镜子,而门框上面有一只大钟,它的指针和字母上涂满了闪闪发光的磷。那么,在漆黑的屋子里,我对着镜子应该看见这只钟的磷光,可奇怪的是,昨晚我什么都没看见。”
  22. “那又能说明什么?”
  23. 奎因若有所思地说:“这只钟会隐身术,它凭空消失了。”乔纳说:“先别管钟了,我们还是先去找欧文吧。”奎因看向劳拉,说:“欧文先生连衣服都没换,穿着戏服就消失了。我们必须考虑一个可能性:绑架。你们今天早上收到过信或者邮件吗?”大家不约而同地摇摇头,乔纳说:“也许就是绑匪干的,他们很快就会来信索要赎金了。”再现的尸体
  24. 到了午餐时间,大家都没食欲,劳拉便吩咐仆人准备了咖啡。奎因觉得头晕目眩,很快睡了过去。当他再次睁开眼时,看到其他人也都昏睡在各自的位子上。奎因走到劳拉身边,把她叫醒,说:“我们都被人迷晕了。你先把其他人叫醒,我去外面看看。”奎因先走进了欧文的办公室,他搜查了一会儿,往外面打了个电话。然后他来到别墅外面,大约转悠了半个小时。当他再回到别些时,大家都已经醒了。奎因说:“也许绑匪已经把勒索信扔进了院子里,我刚才出去转了转,却没有找到。现在拜托大家一起出去找信,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25. 大家把别墅内外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任何像是勒索信的东西。看到大家都一无所获,奎因说:“既然没找到勒索信,我们就不得不想到第二种可能性:谋杀。我有理由相信,欧文先生被人谋杀了,凶手就在我们中间。”恐惧弥漫在大家中间,没有人说话。“如果欧文真的死了,尸体又去了哪里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看到了那只钟。我夜里出来找书看时,曾进过欧文的办公室,在那里,我什么也没有看到,那只钟不在门框上,它消失了。真相其实很简单,我后来是在镜子里看到的钟,消失不见的不是钟,而是镜子!”
  26. 房间里鸦雀无声,大家都惊恐地看着镜子,乔纳的手紧紧地抓住椅子。奎因走到镜子前,在墙上的什么地方按了一下,于是整面镜子像一扇门一样打开了,露出里面的壁柜。身穿戏装的欧文吊在那里,两只眼睛突出来瞪着大家。乔纳一下子站了起来,说:“这不可能!我亲手把他埋在树林里了。”说到这,他就昏倒了。这时,那“吊着的欧文”恢复了本来面目-他是奎因的好朋友,是奎因找他来扮演一具尸体。
  27. 奎因了解到,欧文的风流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乔纳太太就是他的情人之一。案发当天,欧文和乔纳太太排练话剧,两人眉目传情,被乔纳发现了。晚上,乔纳去办公室找欧文理论,两人话不投机,纳失手掐死了欧文。不过乔纳很快恢复了理智,他要尽快处理尸体,可外面下着大雨,这时他想起自己的杰作-大镜子后的壁柜,因为是新别墅,这个秘密暂时只有他知道。乔纳决定先把尸体藏在里面就在此时,奎因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没有看到镜子里的钟。等奎因在书房找书的时候,乔纳关上门企图溜回房间,不巧的是奎因看见了他。于是他假装将奎因认作欧文,并耐着性子与奎因聊天。
  28. 后来,乔纳找机会在咖啡里下了药,使大家都昏睡过去。他先去处理尸体,然后假装和大家一样也陷入了昏迷。
  29. 劳拉听后问:“奎因先生,你是怎么发现凶手是乔纳的呢?”“
  30. 很简单,当我发现问题的关键就在那只钟上时,就锁定了凶手,还有什么人会比这幢别墅的建造者更了解它的构造呢?我想镜子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便开始寻找,终于找到了开关。然后我就给演
    员的朋友打了电话,请他来帮忙扮演一具尸体。我没有找到乔纳杀人藏尸的直接证据,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他主动承认罪行。

- END -

4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