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洞的鬼故事

最后更新 : 2021.05.19  

1、

王明凯不停的甩着头上的汗,用右手遮着阳光举目张望,这就是天桥山了,不像想象的那样巍峨,却也怪石嶙峋、山路崎岖,按照王算盘的描述仙人洞就在主峰的南面靠近峰顶上部,去仙人洞的入口却在主峰的北面下部,整个旅程就是穿山而行。这主峰各个面都是笔直耸立,没有自然形成的坡度,虽然也有不少突出的石块可以垫脚,但没有一定登山基础的人很少能爬得上去。这样的地势一点也难不倒王明凯,自己不仅爱好登山,背包内还有最先进的个人登山装备,想想一定要天黑前进入目的地,王明凯的脚下又努力的加快了速度。

直直的悬崖峭壁就像是挂在山峰顶上的大幅山水画,主峰北面距地面十几米的高度有一被树木半掩的弧形洞口,这就是仙人洞的外洞,也是通往仙人洞的必经之路仙人梯的入口处。通往外洞口的山石被人为的凿出来无数能放入一只脚大小的窝窑,远远望去就像是踏入外洞的两排脚印,这就是众人口中的仙人梯。

对于爱好运动身强力壮的王明凯来说,登山是自己的长项,换上岩石衣裤、岩石鞋,十几米的仙人梯毫不费力的就过关了。

进入外洞,这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很是宽敞的古老山洞,王明凯就着洞口的光线打量着这个既诡异又神奇的地方。洞内面积足有100平米,呈自然的盆型,盆底放置着已经坍塌的石桌石凳,洞壁残存一些古老的文字和图符,自己看不懂这些,也许是进入仙人洞的说明,也许是当初仙人修炼仙术的法门,也许是对进洞者的禁令,这些都无从考证。

在通往南面山峰的方向有个一米直径的圆形洞口,这就是众人口中的仙人桥,也是去仙人洞的唯一通道。向里面望去是黝黑一片,用手电光照射只能看见几米的距离,估计山洞是蜿蜒曲折向前的,王明凯整理好随身物品,从背包中取出微型氧气瓶,深深的吸了两大口气,义无反顾的钻进了仙人桥。

仙人桥也是自然形成的山洞,或宽或窄没有规律,180的个头让他在山洞中不得不佝偻着腰身,就算体力很好也用不上劲,这山洞黝黑阴森,每走一步就像是有一股邪冷的阴风吹过耳后,手电光线照到的距离是越来越近,王明凯只得走走停停、歇歇走走,蜿蜒的山洞像是没有尽头一样,这个仙人桥到底会通向哪里?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呢?这三个晚上自己该怎么过呢?自己不会真的碰上什么吧?自己真的会从此就改写了自己的人生?一个又一个问号不停的闪烁在王明凯的脑海中。

2、

王明凯一身干净利落的装扮回到了老家,他要给爷爷奶奶上坟,也想向两个老人好好诉诉苦,给他们磕个头。

“看看这么好个小伙子,怎么面带霉运呢?别乱动,让我好好瞧瞧。”

迎面碰上了以算命为生的王算盘。

“九爷爷,您好!看看您这气色,这身体可真棒,一定能长命百岁!”

“你小子不用沾着蜜说话,咦,这不年不节的你回来作甚?不过我看你这气色可有点古怪?一会九爷爷好好给你看看。”

“九爷爷,我今天兜里可是比较干净哦。”

“哪个要你钱啦?你个臭小子怎么看你九爷爷,我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免费送你一挂,不知好歹!”

“好的,一会就去,您慢走啊!”

王算盘那可是王明凯的同族长辈,自幼离家拜名师学习功夫,据说是五行八卦、易经占卜、阴阳符咒样样精通,在王家窝铺乃至附近百里都是个名人。

王明凯不知所措尴尬的坐在王算盘对面,二十几年来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王算盘一会闭目默念,一会将铜钱抛到空中让五枚铜钱自由落体到面前的桌子上,一会右手大拇指在掌心及其他手指上不停的来回比划,最后竟反手一拍桌子“啪”的一声,王明凯激灵一下,“九爷爷您这是怎么了?”

王算盘细算这王明凯还真是个命硬的主,“克父克母克至亲,生平无人愿为邻,三生有幸换仙体,一脉相承存后人。”想想当年自己的堂哥堂嫂在风雪中将襁褓中的婴儿抱回了家,小脸已经发紫身子发凉的婴儿硬是挺过来了,到后来长成了虎头虎脑的胖小子,这不就是命硬吗?

“你的命中有煞气,破财损身,注定不能有太亲近的人,注定不能发财,注定不能长寿,注定不能圆满,这就是你的命数。”

“我的命,就这样的糟糕?”

“你不信?千真万确,我王算盘从来不打逛语,幸亏你是遇到我,如果你想改变命运的话,我还真有个办法,只是你小子得有足够的胆量才行。”

王明凯未置可否的笑了笑,回想自己二十八年的人生经历,幼小便无父无母,抚养自己的爷爷奶奶也在自己十八岁时就离开了人世,自己靠爷爷奶奶毕生的积蓄走过了自己的求学之路,二十二岁大学毕业,本以为美好的生活已经向自己招手,谁知走出了校门也弄丢了谈了四年的初恋女友,现实再一次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二十四岁时丢了工作,今年二十八岁的自己孑然一身不说,自己辛苦创立的公司也面临倒闭的危险,若不是爷爷奶奶临终关爱留恋的眼神一直鼓励自己要好好的活着的话,王明凯真是觉得生无可恋。

难道这真的是命运的安排?那命运为什么这么不公正的对待自己呢?

看到王明凯游移不定的神情,王算盘打开了话匣子。

“孩子,你别不信,六十年前有人去过那里,这是我师傅亲口说的,听说那个人原来是厄运连连,从来就没有过顺心的事,可是后来真的运气变好了,成了家、发了财,一切都挺舒心的。

只是三十年前听说也有一人去过,可是没怎么见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就你目前的状况,那也只能去试试啊,要不,你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可告诉你,小子,说不说是我的事,听不听可是你的事,以后别埋怨我就成。”

3、

王算盘说的能转运的地方就是天桥山上的仙人洞,据说当年有三位仙人在洞内修仙练法,正在三人练功的紧要关头,洞内闯进了一只雄狮,三人当时还未成仙都是肉体凡胎,练功中轻易动作有可能走火入魔,就在这命悬一线的关键时刻,一个猎人的两支箭分别射中了狮子的双眼,暴怒的狮子凭着声音去攻击猎人,猎人巧妙的把狮子引到悬崖。

危险解除后,三位仙人把猎人请到洞中住了三日,许诺得道成仙后一定报答猎人,报答的方法就是答应猎人的一个请求。猎人感激的看着三位仙人苦笑了一下,“我都五十多岁了,从小就以打猎为生,杀孽无数,到头来无家无口、孤独一人,自己还能有什么愿望啊?积点德留给同族子孙也算没白来世上一回吧!”最终三位仙人答应会让有缘来此并能在山洞中住宿三日的有心人改天命、换运气,过上富足幸福的生活。

仙人桥蜿蜒曲折一路向上,在漫长的山洞中匍匐前进、躬身前行、手足并用,总之是什么姿势都用到了,累了就趴到地上歇一歇,攒点力气后接着往前走,王明凯的心中就是一个一直往前的劲,不管前面遇到什么都没有丝毫悔意,这一直以来就是他的性格,既然想来仙人洞就不能被吓回去。其实对于这次出行自己都觉得怪怪的,也不是抱着多大转运的希望,只是近几日太郁闷了,找不到发泄的渠道,这样近似探险一样的旅程刺激了自己几近萎缩的脑神经罢了。

就这样走走停停、歇歇走走,忽然远处出现了一点亮色,尽管只有拳头大小,王明凯的精神马上兴奋起来了,这可能是陷在黑暗中太久的缘故,亮光就是生命的希望。

抖擞精神加快速度,亮色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眼看着就到了仙人桥的出口,王明凯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手心渐渐涔出了汗,心中既充满对未知的渴望,也存在对未知的恐惧。整个头伸出了洞口,不敢贸然向前,眼睛适应了光亮后迅速瞄了一圈,这个出口据地面有一米的距离,但由于洞口狭小,王明凯只能继续以爬行状出了仙人桥。

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感觉超爽,这漫长的仙人桥仿佛将自己的一切融入了无尽的黑暗,豁然见到这样一片开阔的亮色,心中竟有一种别样的惊喜,打开手机看看时间,三个小时断断续续的穿行,感觉好像几天一样难捱,这大概就是时间相对论的最精准的诠释。

放眼望去,这就是传说中神奇的仙人洞。这是一个椭圆形半封闭的山洞,面积有80平大小,洞口距离天桥山主峰顶尖只有几米的距离,与山体自然连接处都被茂密的树木掩映着,从树木的间隙平望可见远处的山峦和护林人的小木屋,让这远离尘世的山洞沾染了一点人间的气息。

仙人洞贴近山体处的部分就像是人工挖掘的一样凹进山体,整个剖面如同工具切割样平滑完整,抛光一样的洞壁开有三个洞口,中间洞口略大,两侧对称的洞口略小,就如同三个被微缩的房门,这明明就是带有套间的仙人洞。

三个石洞里都是一样的布置,都有一间房子大小,只有中间的石洞略大,紧靠洞内有一块平整的巨石,感觉像是歇息的床铺,床对面挨着洞口位置有一幅石桌、四个石凳,还有一些枯木长短不一的摆放在洞口旁,每个石洞的墙壁上都有密密麻麻的天文一样的文字和符号。

王明凯小心的退到石洞外,将简易帐篷安置在仙人梯的出口处,不敢去里面的石洞安置,就这个阵势来看,也许这三个石洞真的是仙人修炼的场所,自己还是不打扰为好,在外面安营扎寨就当是给仙人看门护院了。

静静的躺着,心无旁骛,身旁矗立着参天的大树,微风中婆娑妩媚的枝叶,树影间斑驳的阳光,清新的没有丝毫杂尘的环境,这样的安静竟是如此的美好,想想这唾手可得的安宁和满足正被喧闹的城市和人心逐渐淡忘。

4、

夜色一点点深邃,往事的不停涌现让王明凯没有了睡意,越是想睡觉,越是不停的胡思乱想。

“爷爷!爷爷!您不要丢下我,不要!”

“凯儿,你都长大了,好好的活着,我会在天堂看着你,你不会孤单的。”

“不,奶奶都不要我了,您不能也不要我,我不许你丢下我!”

“我们都没有丢下你,我和你奶奶一起在天堂祝福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

这是爷爷弥留之际留下的话,爷爷和奶奶把大半生的时光都花在了自己身上,这样安静的夜里是不是也在偷偷的看着自己呢?也一定为自己的现状担忧吧?王明凯强制性的翻了个身。

建筑工程大学校园的一角,蓝欣含泪的双眸,这是能望到人心灵深处的眼睛,还有这让人心碎的眼神。

“别怪我,你给我点时间,我总不能让我妈妈去死啊?你是我最爱的人,可她也是啊!”

“别找借口,别说是你妈妈以死相逼,我看都是你自己嫌贫爱富。”

“不是,真的不是!我从来都没有违背咱们的誓言,我说过会一直等着你,我就会做到。”

“你都去和富二代相亲了,还说等着我,我会相信你吗?”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都相处四年了,你都不相信我?”

蓝欣抽泣得肩膀不停的耸动,这楚楚可怜的劲让自己几乎丧失了自控力,多想轻抚她的肩,给她一点安慰也好。

可是自己不能这样做啊,不能给她一点点的希望,既然给不了她幸福,就要让她彻底忘掉自己。

蓝欣拼命拽着转身要离去的自己的胳膊,抬抬头让眼泪流回去,狠狠心甩开那双温暖的手,不敢回头,不想听身后那凄惨悲凉的哭泣声。

六年了,自己无数次挂断蓝欣的电话,为了逃避她换了无数次的手机号码,还总是被她探听到消息,只要一听见她的声音,他的心就是一阵颤栗不能自己,看到她堵在公司门口的身影,他只能让同事去编一个外出的瞎话,不能再和她有任何瓜葛了,她应该有更美好的生活。

不能再想她的事情,珍藏在心里吧。

睡不着觉的滋味就是难过,最近总是回忆自己短暂的职业生涯,为什么这么不顺利,先是被开除,咱不怕,可是自己的公司也面临关门大吉,难道真是自己的问题?

回想起自己刚工作时顶头上司的那张脸,一会一脸冰霜,一会一脸奸笑,一会又异常庄重,忽明忽暗、忽阴忽晴、忽冷忽热的扭曲不停,真让人恶心,不就是自己在开会时说出了他工作上的失误吗?可这是他让大家提的意见啊,我又没有去和公司领导汇报,看他那一脸冰霜的样。

过了几个月,自己就摊上了一桩冤案。

“王明凯,你不要自以为念了几天书就和我对着干,你呀,还嫩着呢,哈哈哈”

“这不是我的责任,这根本就不是我的设计方案,你们这样做对我不公平!”

“公平?什么是公平?胜者王侯,懂不懂?连游戏规则都不懂就想玩,拜拜吧!”

丢在自己面前的是刺眼的红色大字:星辰建筑公司关于开除王明凯的决定。

自己就这样被公司抛弃了,残酷的现实让自己不得不包裹住伤痕累累的心,为了生存自己一定要学会自我保护,让自己有一层光鲜亮丽又坚固耐用的保护膜。

对待下属的规则就是:严肃的外表、尖刻的语言、苛刻的要求、铁石的心肠,下属面前必须是无坚不摧的金刚侠形象。

对待上级的规则是:谦逊的表情、温馨的语言、无欲又无求、菩萨的心肠,上级面前必须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形象。

对待合作者的规则是:似是而非的表情、高深莫测的语言、互利双赢的渴求、及时雨的心肠,一副大义凛然、义薄云天的形象。

这些规则背的是滚瓜烂熟,用的是手到擒来,就差了炉火纯青的造诣了,难道就这样的不堪一击,自己几年的心血就要死无全尸了,早知道还是这样一个结果,费劲的改变自己干嘛?清清白白的做自己多好,悔之晚矣。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忽然一阵凉爽,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王明凯睁开了眼睛,天色渐亮,雨滴透过树木斜斜的落到脸上,顺手摸了一把,脸上湿湿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自己的泪水。

5、

山里的天气就是怪,方才还细雨霏霏,转眼阳光明媚,雨后的空气格外的清新,自己最近一直失眠,昨天爬沟过坎太累了,晚上也没有休息好,可是这阳光一照,顿时就豁亮了心情。

简单的收拾一下行李,吃了早点后,拿出胡叶编著的“人性的秘密”认真的研读,四年前这本书让自己斗志昂扬的创办了“明凯建筑公司”,可是公司运营后就将这位功臣束之高阁,如今的公司朝不保夕、岌岌可危,才想起向这位老友寻医问药。

“啪,咣当”,好奇怪的声音,沉浸在书海中的王明凯抬起了头,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小兔子竟飞速的撞到了山洞的洞壁上,然后啪嗒掉在王明凯的脚旁。

白兔的脑门有了渗出的血迹,前腿好像是被夹子夹过血肉模糊,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照这样情形看“守株待兔”一词还是不够全面。

看看小白兔还能自主呼吸,王明凯麻利的从包中取出止疼药、创可贴、纱布、小剪刀,看来得给白兔做个包扎处理才好。看着被创可贴弄得皱巴巴的兔子,王明凯忽然心有刺痛感,这个为了生存慌不择路弄得满身伤痕的白兔多像自己,求生的路上遇到风险又遇到了陷阱,茫然的听凭命运的安排,幸亏遇到了我,想到这里嘴角竟向上弯了弯,温暖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白兔柔软的腹部。

什么东西这么痒,不好,无数带着小翅膀的大蚂蚁出现在白兔身旁,一定是白兔伤口的血腥味引来了这帮小家伙,王明凯顾不得平时要命的洁癖,一伸手将白兔抱到怀里,手足并用的轰撵着这些不招人待见的“小天使”,手伸进背包摸到强力的敌杀死,这是自己来时为了防止蚊蝇、害虫预备的,只要自己掏出来往蚂蚁群一喷,可是自己却松开了手,只是拿毛巾左右一顿猛甩,费了半天的力才把蚂蚁群驱散。

坐在地上不断的喘着气,想想自己的奇葩做法都来源于自己的奇葩思维,驱赶蚂蚁群时自己下不了狠手,觉得弱小的一群蚂蚁就像生活中自己这样的一群人,都只是为了一点利益豁出了一切,自己不能把它们斩尽杀绝,只好费点力气赶走了事。

白兔慢慢醒过来了,红红的眼睛像两颗小宝石,炫目的光线从眼睛里折射到王明凯的身上、脸上,发现王明凯的善意后,白兔也没有害怕的神情,王明凯的手掌抚上白兔头顶的一刹那,白兔瞬间的一抖,慢慢的竟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天渐渐暗下来,王明凯左左右右的仔细看个遍,最后还是不放心的把白兔放进自己的帐篷里。

王明凯睡的很踏实,收起帐篷把自己嗮在阳光里,静静的看着远方、静静的思考、静静的陪着小白兔,这应该是童话里的小女孩,可现实中的大男人也觉得蛮好。

6、

空中传来几声老鹰的鸣叫,看不见身影,只听得见悉悉索索、噼里啪啦的响动,山里时常都有动物的打斗声,不足为怪。

看书多了,眼睛酸酸的感觉,看着绿色就会缓解很多,王明凯仰面躺着,疲累的眼睛在绿色中荡漾。

老鹰飞过头顶,什么东西掉到了树梢上,直线跌落,好快,还没来得及细想,一条半米左右的青蛇掉在了帐篷边,很明显青蛇是受了伤,落地后马上盘成了蒲团型,耸立的头部来来回回的做巡视状。

王明凯不敢轻易上前,小心的抱走白兔,从石洞里取出来应手的足够长的木棍,再返回时,青蛇还是老样子没有动。照常理来看,只要自己一棍子打下去,青蛇断不会有回旋之力,可是自己不知怎么了,看到被老鹰抓伤的青蛇竟也生出了恻隐之心,青蛇好像是明白自己的处境,一点没有攻击人的迹象。

人和蛇就这样僵持了很长时间,身边呆着一个伺机而动的敌人,换做谁都不能安静下来,王明凯在这个环境中不想也不愿攻击青蛇,单独一个人时看到任何生命你都会觉得欣喜和珍贵。

眼看天色渐晚,青蛇依然像哨兵一样矗立在那里,王明凯掏出背包中的三个鸡蛋,用手垫了垫,然后小心的拔掉了鸡蛋皮,顺着地势抛到了青蛇够得着的范围,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给你补补身子吧,我可不欺负受伤的人,尽管你只是条受伤的蛇,大丈夫总不能趁蛇之危啊!”

青蛇就像能听懂似的,旋转着脑袋配合着王明凯的嘟嘟囔囔,还慢吞吞的将三个鸡蛋吞进了肚子,一点都没客气。

“你吃饱了也该回家休息去了,别在这里耗着,咱两个都不舒服,是不是?”

王明凯小心翼翼的把木棍的一头送到了青蛇身边,看青蛇没有反感的举动,木棍从青蛇盘卷的身体下穿过,用力一挑,青蛇像一条绳子样挂在了木棍上,王明凯小心的将木棍移到洞口处,行走过程中随时准备着把木棍抛出。

青蛇就像是一个懂得合作的伙伴一样,从始至终都没有和王明凯为敌的意向,王明凯小心的把青蛇放到开放洞口下面树木的枝条上,看着青蛇慢慢的游走,忽然,好几条青色的影子在眼前一闪,都慢慢的消逝在浓密的枝叶里。

7、

仙人洞的三夜之约就这样结束了,王明凯带着疲累的身体、矍铄的精神、安详的心态回到了人间。

“王总好!”

十几名员工齐齐的站起来,很是规范一致。

“大家请坐!最近大家都辛苦了,谢谢大家!”

员工们互相对望,眼睛里都是诧异之色,王总说话的语气神情怎么突然变了呢?出差几天有了意外收获?是有了艳遇心中高兴?公司有了新的合同了?

在公司员工的心里,王明凯是个严肃、认真、坚强的人,在他的字典里永远都是拼搏、进取、坚持,只是对下属非常严厉,无规矩不成方圆吗,也在可以理解的范围。

“这段时间王总好像变了很多,是不是?”

“就是,我也感觉,越来越好了哈。”

“以前也就是严厉一点,谁让咱们都是下属,别太矫情了,咱们自己开公司估计也一样严厉。”

“大家别瞎聊了,咱们干好工作才是本分。”

“话倒是这么说,可是公司的境况也不是很好啊,你说咱们公司以后会不会……”

“不管以后咋样,我都会力挺公司,毕竟我们都付出了四年的心血,再说王总人也不错,这个时代找到一个不黑心的老板就是福气,是不是?”

“也是啊,我们这样的随手一抓一大把的人,去什么好的地方也难啊,还不如我们和和气气的打拼一场,输赢都值。”

大家频繁的点了点头。

明凯建筑公司的经理室,王明凯安坐在椅子上的身影有些苍凉和孤独,从仙人洞归来已经三个月,自己的性格变了很多、为人变了很多、心态变了很多,只是公司仍然举步维艰毫无起色,不能拖累更多的人,每个人都要养家糊口,每个人都需要更有前途的未来。

明凯建筑公司的会议室,公司员工都到齐了,看着王明凯正装出席精神抖擞的劲,大家心里有着隐隐的期待。

“今天的会议也许会让大家失望,我们的公司运营不利、入不敷出。在座都是公司的老人,四年的时间兢兢业业,为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公司前景堪忧,我不想拖累大家,请各位另谋高就,公司给每名员工开三个月的工资,我只能做到这些了,抱歉!”

王明凯庄重的给大家行了个鞠躬礼。

“我们都走了,您怎么办?”

“公司也不是没有一点指望了,再努努力。”

“四年了,公司几乎就是家了,往哪走啊?”

“咱们公司一团和气的,还真是舍不得。”

员工们七嘴八舌,有几个女员工忍不住的抽泣着。

“王总,我不离开公司,我可以先不开工资,给公司节省开支,如果公司经费不足,

我可以帮着借贷点,您看行不行?”一有人开了这个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开始表态,最终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都愿意半年不开工资,帮公司挺过这个难关。

王明凯感动的是稀里哗啦,没有任何恰当的词语能表达出他此刻的心情,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王明凯强忍着满眶的泪水,再一次深深的鞠躬致谢。如果说第一次他给员工们鞠躬是出于敬重和愧疚,这一次他鞠躬确是内心无比的感激和震撼,从此自己的肩上承担了所有员工的期待,自己的未来不只是个人的,更是大家共同的未来。

一同拼搏的日子虽苦尤甜。

8、

六年后,明凯建筑公司成了市内知名的明星企业,王明凯这个34岁的钻石王老五更是家喻户晓,几乎成了市内所有适婚女青年的偶像,当年坚持留在公司的所有员工都成了公司各个部门的主管,每个人都庆幸当年自己的英明决定。

“咱们王总样样都好,为什么就是不成家呢?”

“怎么,你有心情?”

“你两个可别瞎猜,听说王总有心上人,要不凭这样的人品还能等到今天?”

王明凯自己都觉得婚事成了问题,31岁时公司逐渐走上正轨,自己偷偷的无数次去过蓝欣家门口,刚好看见蓝欣和一个高瘦的男子一同出来,看男子那殷勤的样,自己竟还是酸酸的感觉,想想有一年没有了蓝欣的电话,同学们说她准备谈婚论嫁了,估计她是太伤心了,已经放下了,注定今生要辜负这个自己最想照顾的人,心下一片凄凉。

已经34岁的王明凯也渴望婚姻,多年的忙碌一直没有顾及自己的个人生活,时不时的还总是想起蓝欣,不知道她过得好不,也许都是孩子的母亲了,时间过得好快,由于自己的刻意回避,快三年没有了蓝欣的消息。

“王明凯,等等!”一个体态偏胖年近花甲的妇人站在公司的门口。

“您找我有事?”西装革履的王明凯温和的问。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蓝欣的妈妈,我是你张阿姨。”

“什么,您是张阿姨,您好您好!”

王明凯诧异又尴尬的把蓝欣妈妈让到了办公室。

蓝欣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讲起了多年前的往事。当年蓝欣和王明凯从大一到大四谈了四年恋爱,蓝欣妈妈背地里偷偷的看过王明凯,小伙子是没得挑,在打听到王明凯的身世后,蓝家动摇了,自己视若掌上明珠的宝贝女儿,要学历有学历,要模样有模样,怎么能舍得嫁给一个身世凄苦穷的见底的农村孩子。

为了不让女儿受苦,蓝欣妈妈宁愿当这个恶人,她去学校找到王明凯,谎称女儿要去和一个富二代相亲,让王明凯放过女儿,给女儿一个幸福的新生活。可怜的自尊心让王明凯硬生生的答应下来,看起来是云淡风轻,蓝欣妈妈走后,王明凯下嘴唇多了一排牙咬出的血印,十个指头的指甲都抠进了自己的肉里,那份痛没有外人知晓。

“自从破坏了你们,欣儿就和我记了仇,十二年了,她很少和我交流,我这个妈妈真是做得失败。”蓝欣妈妈不停的抹着不争气的泪水。

“她不是成家了吗?最近过得不好?”

“成什么家啊,在我们的逼迫下也看过几个对象,其中有两个都到谈结婚事宜的时候,临近关键时刻死丫头就变卦,弄得我们都不好做人啊!”

王明凯震惊之余也深深的体会到这种滋味,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啊,毕竟是过不去心里这个坎。

“我没有脸来见你,可是我看到自己的女儿一天天变老,孑然一身、孤孤单单,我的心里充满了负罪感。从电视上我知道你还没有成家,我舍了老脸前来,只是为了我女儿的幸福,我都这个年纪了,还能陪她几天啊,你再怎么恨,都是阿姨对不住你,欣儿没有错。”

自己总以为不会原谅这个嫌贫爱富的张阿姨,可是对她的眼泪还是没有一点的免疫力,王明凯对着这张哭花了的脸使劲的点了点头。

9、

蓝欣走出单位大门的一瞬间,眼睛的余光扫过门旁的人,有点面熟,哦,不可能,怎么可能,蓝欣仍然默默前行,高跟鞋的哒哒声响亮而孤独,后面的人加快了脚步。

蓝欣觉得很奇怪,自己经常走这条路,是碰见坏人了,怎么好像有人盯着自己一样。

想一想也好笑,自己也不是风华正茂的小姑娘了,还怕被盯梢,放在十几年前,所有走过的夜路都有他陪着,不管前路如何,从来没有心里打过鼓,因为有他在身旁。

啊呸,怎么又想起了他,如今的他今非昔比,电视上时不时的露露脸,惹得多少少女夜不能寐,就算现在自己站到他的面前,恐怕他都不认得了。

不对,他根本就不想认识自己了,这么多年的电话追踪他都不理自己,他就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自己很清楚明白,从30岁起,自己已经不再找他,怎么又想起他来了。

想想大概四年没有了联络,以后更不会有交集了,自己还是放下才好,就当他从没有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蓝欣还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中。

“蓝欣,等一下。”

这么熟悉的声音,准是自己想得入神听错了。

“蓝欣,你等一下。”

不是错觉,是有人召唤,难道是……

转回身的瞬间,两个人四目相对,愣愣的互看了一刻钟,蓝欣猛的转身便跑,一路狂奔,路上滴着汗和泪。

王明凯一愣神,撒腿追去。

蓝欣跑丢了高跟鞋,脚磨破了皮,渗出的血液和袜子纠结在一起,她全然顾不得疼痛,不知跑了多久,蓝欣气喘吁吁的蹲在了小巷路口,一耸一耸的肩膀显得是那么的楚楚可怜,王明凯走过去紧紧的把她拥进怀里,紧紧的,用尽全身的力量,这一生不会再放手。

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的痛哭声。

王明凯知道自己的肩上又多了份责任。

10、

35岁的王明凯和35岁的蓝欣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段奇缘成了这个城市的佳话,更成了年轻男女恋爱的楷模。所有的痛苦都烟消云散,未来的美好才是每个人永久的憧憬。

事业的成功、爱情的失而复得、勇往直前的斗志和勇气。

王明凯回想起了七年前的仙人洞之行,感慨颇多,当时的自己沮丧、失意、痛苦,自己虽然没有见到仙人,自己也不是一个盲目迷信的人,可是仙人洞之行给了自己人生最真实的体验、最真切的感悟、最真挚的感动,回来后,自己发生了真正的改变。

“亏得你还是大学的高材生,还信这个?”听了王明凯讲七年前仙人洞的事情,蓝欣打趣的说。

“有病乱投医吗?是不是?”王明凯憨笑着挠挠头发。

王明凯打算在两个人相识纪念日再去仙人洞看看,也许仙人会为这难得的真爱给以最完美的祝福,蓝欣听后眉眼弯弯的爽快的答应了。

两个人大包小包的准备停当,远远的看见了天桥山的影子,王明凯不觉间已经模糊了视线,奥迪车在一字拉起来的黄色标识前停了车。

七年了,山还是原来的山,人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仙人洞的入口被树木掩映,仙人梯依稀可辨,只是周围多了一人高的铁皮围栏,这里成了文物保护区,闲人免进,难道仙人洞就是所说的文物吗?

银波水岸小区楼下的火锅店内,王明凯夫妻相对而坐,这是他们认识的第17个纪念日,既然不能重游仙人洞,就吃点当地特色也好,吵杂的人声丝毫不影响两个人的柔情蜜意。

“你说这个神算子真的很神吗?他说的什么什么仙人洞的,都是听来的,他说的话你还真信呀?”

邻桌只隔着凳子背,粗门大嗓的听的真真的,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细心的捕捉着每一个字眼。

“这不是病急乱投医吗?我这几年竟走背运,总是不见起色。”

“我说句实话吧,你们可别不信,三年前我表哥也找过一个高人,也提过这个事,他心眼实真去了什么仙人洞,你说怎么着?”

“别卖关子了,赶紧挑干的说,都等着呢!”

“什么仙人洞啊,什么都没有,我表哥傻了吧唧的还要住三宿,就看见了一只撞得半死的兔子,后来还有被老鹰抓了半死的一条蛇,你说倒霉不?”

“这代表什么呢?是不是有什么讲啊?你表哥怎么处理的?”

“能怎么处理,烤了兔肉饱餐一顿,想打死蛇,没打死,结果来了好几条蛇,吓得我表哥连夜就逃了出来。”

“别说了,听着都晦气,我也不去了,想想那个说法也不靠谱,都是传说罢了,来来,喝!”

王明凯和蓝欣面面相觑。

- END -

1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