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路杀机的故事

最后更新 : 2021.05.19  

1.连环作案

 

秦朗是江城市刑警队的队长。这天一早,他接到了报警电话:凌晨五点,有一名清洁工在垃圾箱边发现一具年轻女性的尸体,女性的脖子上有一道紫红色勒痕。

出警后,警员马凯在死者身上找到了手机、钱包。身份证显示,死者名叫殷小丽,25岁。法医判定,死亡时间是昨夜十点到十点半。

秦朗的眉头紧紧皱起,这已经是三个月以来,江城市发生的第三起杀人案了。前两名死者也是年轻女性,身上财物没少,没有被性侵,尸检时查出体内有微量迷药成分,疑为凶手用沾有迷药的丝织物掩住口鼻至其昏迷,再用绳子勒死。根据勒痕分析,作案工具是一种细绳。昨夜十点半之后下了一场大雨,天亮才停。前两起杀人案中,凶手选择的作案时间也是雨夜,没有目击者,雨水又冲刷了痕迹,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直接指向凶手的线索。

看着面前的死者殷小丽,秦朗几乎确定,又是那个连环杀手干的。

进一步尸检得回局里做。尸体被装进袋子,秦朗冷峻的脸上掠过一丝愧疚的表情。凶手如此猖狂,而自己竟连对方的影子也抓不到,他的内心产生了深深的负罪感。秦朗发誓,一定要尽快抓到这个杀人恶魔,不能再出现第四个被害者了。

侦查工作马上展开。秦朗看了看这条僻静的小路,路东是两栋上世纪80年代的四层老旧楼房;路西没有任何建筑,是两排梧桐树,殷小丽的尸体就是在梧桐树下第二个垃圾箱边被发现的。这条路没有监控,秦朗就和一队警员去走访路东楼房里的居民。两栋楼里仅有八户人家,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大多耳聋眼花,都说七八点钟就睡觉了,十点左右发生的事根本不知道。

就这样,走访工作仅用两个小时就结束了。另一队人员根据身份证信息查到:殷小丽半年前大学毕业,应聘进本市辉腾商贸公司做文员。秦朗看了下时间:八点二十,他叫上马凯,一起去了辉腾公司。

公司经理听到殷小丽遇害,震惊不已,说:“殷小丽是新人,才入职半年,我了解得不多,但这女孩子看着挺和善,不像跟谁结过仇。”接着,经理叫来了殷小丽部门的同事,配合秦朗调查。众人对殷小丽的描述,总结下来是:她工作积极,乐观开朗,还是单身,和莱娅合租。秦朗问莱娅是谁,经理说:“也是我们公司的,在业务部。”合租室友当然会了解更多情况,秦朗要见见这个莱娅。

莱娅惊魂未定地坐在秦朗和马凯的对面。这是个很漂亮的姑娘,身材高挑,穿着时尚,她刚刚听说殷小丽的死,既震惊又恐惧。莱娅说:“小丽生活简单,平时上班,周末大多宅在家里。”秦朗问她,昨晚小丽为什么没在家,莱娅说,昨晚殷小丽跟一个从外地来的同学聚会,从家走是晚上六点,当时自己还笑着问,是不是男同学,她说是上大学时的姐妹。小丽走后,莱娅就一直在逛购物网站,等下了几个订单后再看时间,已经半夜十一点,小丽还没回来。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她给小丽拨打语音电话,想问她带没带伞,用不用自己去接,可语音电话没有接通。她想,小丽可能跟好姐妹在一起聊通宵,不回来了,她没有再等,关好门睡觉了。

秦朗又问:“殷小丽现在有没有追求者呢?”

“有。”莱娅不假思索地说,“我们部门有个小张,一直在追求小丽,但小丽没同意,说小张虽然高高帅帅,但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高高帅帅?多高?”秦朗问。

莱娅说:“差不多有一米八。”

秦朗的心微微一动,这个数字让他想起自己曾经找到过的半枚脚印,那是在1号被害者案发现场东侧十几米的地方,虽然当时无法确定是凶手留下的,但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又是新鲜的脚印,即便不是凶手的,也有可能是目击者的。秦朗请来足迹专家,专家推断,此人为男性,身高在一米七五到一米八之间,25岁左右,鞋子是回力帆布鞋。当听到“回力鞋”时,秦朗心里一阵欣喜,他认为脚印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大,因为死者脖颈上的勒痕为0.5-0.8厘米的細绳所致,回力鞋鞋带的宽度是符合的。

秦朗记下小张的名字,给了莱娅一张名片,嘱咐她如果想到什么,随时打电话。等莱娅走出会议室,秦朗让门外的经理把小张叫来。

2.脚印谜团

 

小张二十五六岁,又高又瘦,脸色惨白,进门后没坐在秦朗对面的椅子上,而是选择了离秦朗最远的一把椅子。秦朗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把目光挪到他的鞋子上。那是一双奢侈品牌的豆豆鞋,秦朗知道这个牌子,穿着很舒服。

秦朗笑呵呵地问:“脚上的鞋是今年新款,你从哪儿买的?”

小张低头看了看,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说:“省城专卖店有。”

“你年纪轻轻的,穿这么贵的鞋?富二代?”秦朗站起身,靠着窗台,点了支烟。

小张腼腆地说:“爸妈做点小生意。”

秦朗嘬了口烟,将烟灰掸在窗外,突然转移了话题,说:“昨晚的雨下得够大的。”

“嗯,够大的。”小张附和着,神情里还带着防备。

“昨晚下雨前你在哪儿?”秦朗的目光盯过来。

小张嗫嚅着:“在家。”

“和谁在家?在干什么?”

“就自己,看电视。”

“什么节目?”

“一个电视剧,没看着名儿。”

“你那几个哥们也没看着?”

“他们也没有……”

秦朗目光一下子变得凌厉,小张立马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他瞬间慌乱起来,眼神开始躲闪。

秦朗又问:“你在追殷小丽?”

小张结结巴巴地说:“追过,后来她、她拒绝了,我就放手了。”

“殷小丽昨天晚上被害,我希望你能说清楚,昨天晚上跟谁在一起,在干什么?”

小张的额头瞬间出了汗,他的喉结动了几下,低下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抬起头,说:“我昨晚真在家,和几个哥们在家……吸冰毒。我们只是吸,没卖过,吸也只是玩玩,吸得少。警察同志,我们没犯法吧?”

秦朗正色道:“涉毒就是犯罪,你连基本的法律常识都不懂?”

小張吓瘫了,手脚都在打颤。

秦朗掐灭烟,问:“说吧,你的那些哥们是谁?”

小张急于让这些哥们证明昨晚他真的在家,所以一股脑儿地把人名和联系电话都列了出来。

秦朗看着名单,对旁边的马凯说:“给缉毒大队打电话,咱们忙活了大半天,是替他们忙活的。”

小张被带回警局,送去了缉毒大队。马凯好奇地问秦朗:“您好像早就知道他不是凶手?”

秦朗说:“瘾君子我见多了,我一看到他,就觉得他像。这种人吸毒,都会约上哥们一起,如果案发时间他真在家里吸毒,凶手当然不是他。对了,还有,他一进门我就问鞋,穿惯这种豆豆鞋的人,几乎不爱穿其他鞋。”

3.微信疑云

 

中午时,技术部门已经将小丽的手机解锁。秦朗找到昨天晚上来找殷小丽的那个女生的电话,打过去时,女生已经在返程高铁上。女生说,昨晚两人边吃晚饭边聊天,九点半才从“吴家私房菜”出来。女生看时间晚了,担心小丽走夜路危险,何况马上要下雨,就让小丽跟自己一起回酒店。小丽说自己换地方睡不着觉,而且租住的小区不远,步行20多分钟,下雨前应该能到家。就这样,两人在饭店门口分开,时间是九点四十左右。

秦朗马上叫人去调取了“吴家私房菜”沿途的监控,发现无论是去时还是回时,殷小丽都是一个人,没看到可疑跟踪者。大路的监控画面只有12分钟,之后她拐上一条小路,就是那条没有监控的案发地。线索又断了,和前两个受害人的情况如出一辙。秦朗觉得,罪犯事先知道被害者的行动轨迹,也熟知哪里没有监控,他采取的是蹲点守候的策略。罪犯似乎很了解这三个被害者,那么,她们人际关系网的交叉点可能就是凶手。秦朗将三个受害者的人际关系画满了一面墙,亲属、同事、同学……1号被害者是个平面模特,喜欢夜生活;2号被害者是个大三学生;3号被害者殷小丽是职场新人,社会关系简单。这三人的身份各不相同,人际关系网毫无关联,别说是交叉点,连平行线都找不到。秦朗觉得自己的头好痛,像是被箭射穿了似的。

就在秦朗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对着墙画各种线条分析时,马凯已将殷小丽的手机记录梳理了一遍。他敲敲秦朗办公室的门,秦朗正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揉太阳穴。屋里已经黑了,马凯顺手开了灯,将殷小丽的手机放在秦朗的办公桌上,同时报告说:“殷小丽一个月内的联系人不超过20个,其中包括了送外卖、送快递的。至于男性,除了那个吸毒男小张,还有一个大学同学,据了解,那个同学一个月后结婚,打电话邀请殷小丽参加婚礼。再一个就是殷小丽的部门经理,他说当时在准备一个会议,需要文件上的一些内容。我查了,那天确实有个会议,打电话时还有其他同事在场。”

也就是说,通话记录没筛查到可疑人员。秦朗点点头,示意马凯先出去,他要再好好想一想。

马凯出去后,秦朗拿着殷小丽的手机,点开微信,看到最近的一个微信消息,是案发当晚十一点,一个网名叫“开心宝贝”的人发的语音邀请,直到现在,旁边那个醒目的红点还在。这个“开心宝贝”就是殷小丽的室友莱娅。莱娅说,当天晚上她担心殷小丽没带伞,拨打语音电话没接通。秦朗翻看两人之间的微信,向下滑动手指,发现两人的微信页面竟然都是拨打的语音电话,看不到一点文字和语音的内容。秦朗翻到三个月前,终于看到了一段文字,在此之前是时长2分45秒的通话,通话挂断后,紧接着就发出了这段文字:“小丽,我是莱娅,我临时出差去上海,房间里有一套衣服需要退货,今天是最后一天,必须要退掉,麻烦你把我房门的锁撬开,帮我退一下。”秦朗看着这条信息,这只是一个女孩的求助信息,室友之间,这样的求助是再正常不过的。秦朗放下手机,双手抱着头继续揉搓着太阳穴。

突然,秦朗想起了什么,一把抓起手机,再次点开“开心宝贝”的微信,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手指快速滑动起来。这个莱娅和殷小丽的语音通话怎么几乎都是莱娅发的邀请?时间又都是在晚上六点到七点之间,通话时长都是一分钟之内。秦朗有些奇怪了,这是下班时间,既然是语音通话,说明其中有一个人没在家,这么短的通话时长不像是普通的闲聊天,倒像是交代一件事,莱娅会有什么事需要经常联系死者呢?秦朗想到了那个文字留言——退货。他又觉得不可能,会有这么高的退货频率吗?秦朗对于女人网购的事不懂,他得去找莱娅问问。秦朗站起身,看向窗外,天已经黑了,再看看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他和衣蜷缩在办公室的小沙发里,鼾声渐起。

4.买买退退

 

第二天一早,秦朗和马凯找到了莱娅。莱娅解释,那些语音电话都是自己委托殷小丽帮忙退货。马凯惊讶地问:“你买的什么?怎么总退货?”莱娅说:“女孩子嘛,都是衣服、首饰、包包之类的。”

莱娅大学毕业,进入辉腾公司业务部。由于她长得漂亮,气质出众,领导外出谈业务都愿意带着她。那天,经理告诉她,过几天有个重要活动要带她参加,都是一些大公司的大人物,让她穿得讲究一点。莱娅发愁了,自己是职场新人,工资不高,哪舍得买高端服装?逛逛商场,看得上眼的衣服得七八千。再说,这样的衣服平时又不能穿,参加完活动,就得请进衣柜“供”起来。莱娅正不知该怎么办,同部门的小姐妹给她出了个主意:从网上买,参加完活动就退货。网上购物大部分都能七天无理由退换货。

莱娅眼睛一亮,这可是个好办法,她花了六千块钱在网上买了一套,收到货后算了下时间,参加完活动第二天,正好还在退货期内。

那天活动结束已是半夜,她回到家把衣服重新打包好,预约了第二天下班让快递员上门取货,可是第二天中午,领导通知她去上海出差,事情緊急,立刻就走。莱娅想到衣服必须得退掉,怎么办?只有求助于室友殷小丽。她先给殷小丽打了语音电话,殷小丽同意帮忙,但涉及到撬锁,她让莱娅写成文字发到手机上,算是屋主人的委托。

殷小丽帮了莱娅这个忙,莱娅觉得跟殷小丽更亲密了,回去后房门便不再上锁。同时,莱娅尝到了网购退货的甜头,她开始大量购买喜欢的东西,用两次后赶在七天之内退货。因为她的工作性质经常得外出,即便不出差,也很少能准点下班回家,总有饭局需要应酬,所以退货只好委托殷小丽,这就是两人之间主要的语音电话内容。

秦朗觉得不可思议,买东西竟然还有这种操作!他随口问了句:“上门取货的快递员是固定的吗?”

“嗯,快递员姓王,就住我们小区,我们这片的业务都是他的。”

秦朗忽然想到,回力鞋便宜、轻快,那些经常爬楼送货的人对这种鞋子情有独钟。

“他多大年龄?”秦朗问。

“二十四五岁。”

“多高个儿?”

“差不多一米八。”莱娅说。

秦朗拿出小丽的手机,又翻看了二人的微信记录。殷小丽被害是8月5日,就在前一天,8月4日晚上18:30,微信上有莱娅打来的语音电话。莱娅回忆说,当时快递员说他快到了,莱娅就给殷小丽打了语音电话,让她把东西准备好。秦朗再看电话通话记录,8月4日晚上18:32,小丽的同学打来电话,两人应该是约定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地点。通话时长2分55秒,根据时间分析,此时快递员应该已经上门,他听到了殷小丽的电话内容,知道她第二天晚上的行动轨迹。

秦朗忽然有点兴奋,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每次案子找到突破口时他都有这种感觉。

5.真凶难逃

 

秦朗带着莱娅又去了她和殷小丽租住的小区。莱娅说,经常能看到那个快递员的车停在2号楼,他可能就租住在那栋楼里。

没错,那辆醒目的黄色快递车还在楼下。秦朗把车停在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等待着,很快,楼里走出来一个小伙子,高高壮壮,脸庞黝黑,莱娅悄声对秦朗说:“就是他。”秦朗的目光向下一移,看到了对方脚上的回力鞋。

小伙子启动快递车出了小区,秦朗也马上去物业调取小区大门监控。殷小丽遇害那天,这个快递员晚上20:09出了大门,22:33回来,当时已经开始下雨,他将手搭在头上,跑进小区。秦朗将视频定格,放大,看到他右脚鞋带少穿了一个扣眼,明显是手忙脚乱中出的错。秦朗又调取了1号和2号被害者案发当晚的大门监控,都是半夜时分,黄色的快递车才驶进小区。

这名快递员有重大嫌疑!

秦朗一刻也不敢耽搁,马上去了快递公司。经查,快递员叫王晓峰,已经外出派件。秦朗追到某小区,将王晓峰带到警局。刚开始,王晓峰很镇定,对于那三天为何晚回家都有一套说辞。秦朗注意到,王晓峰脚上的鞋明显是一双新的。秦朗申请了搜查令,让马凯去王晓峰家,把所有的鞋子都带来警局。经过技术比对,所有的鞋子都跟当时那个脚印不匹配。秦朗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他看着王晓峰,王晓峰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忽然,秦朗从王晓峰那一身工作服想到了——快递车!他叫马凯去搜查那辆快递车,可疑包裹都别放过,凡是包裹大小可能是鞋子的,都给货主打电话确认。

最终,马凯真的在一堆快递包裹底下找到一双回力鞋,鞋虽然被刷过,但在鞋带上还是提取到了被害者的DNA。证据找到了,王晓峰终于低头认罪。他交代,这双鞋是作案“专用鞋”,平时一直伪装成普通的快递包裹,放在快递车内。本以为这样做最安全,没想到,还是被识破了。

谈到杀人动机,王晓峰说,自己20岁时和女友从农村来这里打工。女友原本很质朴,可到了城市后变得爱慕虚荣。王晓峰尽可能满足女友的要求,可女友半年前还是跟一个有钱人跑了。从此,王晓峰对这样的女人产生了恨意。

首先让他动了杀人心思的,是那个平面模特。一次,他在小区派件,看到一个漂亮女人跟男友闹分手,直言自己就要找个有钱的,然后扔下男子,上了一辆豪车。瞬间,恶念从王晓峰的脑海中蹿出来,他要惩罚这种拜金的女人。王晓峰杀她没费什么力气,她喜欢夜生活,回家多是后半夜。由于职业关系,王晓峰熟悉各条路的情况,知道哪条路上没有监控,轻而易举就用迷药迷晕了她,拖到僻静处,解开右脚鞋带,勒死了她。接着是那个大三的女学生,那天王晓峰在逛街,看到一个女孩让男友买包,男孩一脸难色,说钱不够,女孩的脸马上拉下来,尖着嗓子说:“你没钱就不应该交女朋友。”说罢,她胳膊一甩,自己走了。王晓峰被这一幕刺激到了,跑过去跟上女孩,一直跟到大学校门口,听到有同学喊女孩的名字,他记在心里。接下来就是寻找下手的机会和地点,一个月后,终于得手。接着,他发现了另一个经常退名牌货的女孩,也就是殷小丽,他认为她也是一个贪图物质的女孩,就起了杀心,可殷小丽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

听了王晓峰的自白,秦朗摇了摇头,感叹道:“说到底,只有弱者才会选择将个人的不如意发泄到无辜者的身上……”

 

- END -

3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