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险踪

最后更新 : 2021.05.22  

1.疑云初现
左一凡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络写手,擅长推理小说,其实他还有个特殊的身份:登山爱好者,尤其喜欢探寻新奇的地方。这不,左一凡最近就盯上了一个新目标“甲鱼背”。

“甲鱼背”是近几年新兴的热门旅游地,因为山顶上有个天然观景平台,形状恰似甲鱼的背部,所以得此称号。据说那里的云海非常美,此外,一年中还有几天能看到奇幻的“佛光”。因为环境较险,景区还没有正式开发,但早已引得四面八方的驴友纷至沓来。

左一凡这次去,还想约上一个期待已久的同伴:蕙子。蕙子跟左一凡是通过网络文学结缘的,对他很是崇拜,她自己也很能干,开了家不错的甜品店。左一凡虽然还没见过蕙子,但对方的温柔和机敏,足以令他心动。两人在网上认识快一年了,情感上早已如胶似漆,但由于分隔异地,正等着见面捅开这层窗户纸,没想到机会就来了。

蕙子收到左一凡的邀约,自然也明白背后的意思,便爽快地答应下来。不过她在网上研究了“甲鱼背”的攻略,才发现登山难度很大,前往的大多都是资深驴友。蕙子过去很少爬山,她提出先用半年时间锻炼体能,再一起去挑战。

接下来的时间里,左一凡充满期待,两人每天保持联系。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左一凡却感到蕙子的态度有些微妙的变化,像是遇到了什么问题,但她始终不肯说。

半年时间转眼就到,蕙子主动提起了登山的事,并贴心地说已经预订了山脚下的民宿,到时两人就在那里碰头。左一凡大喜过望,将行李都装进大背包,开始了梦寐以求的行程。

这天,左一凡先坐火车到达“甲鱼背”所在的山区县,又转大巴车来到了山脚下。天色已近黄昏,他背着背包,徒步向着民宿的方向进发。路上,他遇到一对情侣,男的叫大龙,女的叫白小梦,也是准备明天登山的,巧的是,他们就住同一家民宿,三个人便结伴前行。

到了民宿,当他们各自给老板报出订房人姓名时,左一凡惊讶极了:给他们订房的居然是同一人,蕙子!难道这两人也是蕙子的朋友,她忘了跟自己讲?但蕙子总共只订了两个房间,这又是什么意思?

左一凡越想越纳闷,这才想起蕙子叮嘱过,要他到后打个电话,便走到外面拨通了蕙子的手机,谁知蕙子的第一句话让他始料未及:“很抱歉,我有事来不了了。”

蕙子解释她本来今天也要赶到的,不料出发前甜品店出了点状况,实在脱不了身,只好临时取消了一个房间。大龙和白小梦是她在一个驴友群里认识的,两人之前就来过,而且知道除了山顶云海外,还藏着一处绝美的秘境,便自称是网络写手,邀请他们一起来,本来想给左一凡一个惊喜的。

左一凡恍然大悟,话里却透着几分不甘心:“你觉得我专程来一趟,到底是想看云海还是看你?”蕙子听出了他的抱怨,歉意地笑了笑:“我这不也是满足你的爱好嘛,大探险家?”沉默片刻,蕙子突然又补充了一句:“那个秘境里藏着一个秘密,对我来说很重要,拜托你到时留意一下。”

左一凡吃惊不已,这个丫头搞什么鬼?莫非知道自己喜欢推理,就故意制造悬念?然而蕙子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倒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蕙子最后承诺会尽快跟他见面,当面解释清楚这一切,便匆匆挂了电话。

通完话,蕙子随即又发来一条信息,特意叮嘱了三条注意事项,更让左一凡目瞪口呆,他隐隐感到这趟旅程并不简单。

左一凡回到民宿,大龙和白小梦已经放好了行李,正在前台跟老板沟通着什么。大龙看见他进来,赶紧招呼道:“原来你就是蕙子说的那个朋友啊,明天的事情可能有点悬。”

老板淡淡地接话说:“‘云中漫步已经被封了,你们看不了啦。”原来,那个秘境几个月前出过事,有人私自去探险送了命,后来入口处就被封了,本地山民也被要求不准再带人去。

左一凡暗暗吃惊,那次意外的新闻他还有印象,出事的是一个年轻女孩,没想到地点就在这个叫做“云中漫步”的秘境,再加上刚才蕙子的信息,他不由得浑身一震。

想起蕙子说那里有对她很重要的秘密,左一凡央求老板想想法子。这时,白小梦眼珠子一转,问老板:“你认识侯三吗?”老板猛地抬起头,一脸惊讶:“你们跟他打过交道?”老板想了想,说侯三现在就在山脚下,可以把他叫来。

不一会儿,一个山民打扮、尖嘴猴腮的小个子就走了进来,他看见大龙和白小梦,脸却马上黑了下来:“你俩怎么又来了?”大龙和白小梦赶紧把他拉到门外,单独去协商。

随后,大龙把左一凡也叫出去,看来已经谈妥了。侯三板着脸说:“你们一人一千,总共三千,一个子也不能少。”他自称有办法带他们再去秘境,但現在风声紧,所以不能讲价。白小梦瞄了左一凡一眼,小声说蕙子给了些上山的费用,但没料到会要这么多。

左一凡点点头,毫不犹豫地拿手机转了账。钱并不重要,左一凡相信蕙子不会欺骗自己,而他也期待去那个神秘的“云中漫步”,看看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侯三收到钱满意地笑了,说明早就会来接他们。

当天夜里,左一凡做了个噩梦,他梦见自己在一条险峻的山路上行走,四周什么都看不清,云雾中猛地蹿出一个凶恶的怪兽,张牙舞爪地朝他扑过来。

2.云中漫步
第二天天刚亮,侯三就来接他们出发。登上“甲鱼背”其实有两条相互交错的路,一是直通山顶的盘山公路,因为距离长而且少了攀登的乐趣,被绝大多数的驴友所嫌弃;另一条则是沿着山坡垂直上行,虽然还没有成形的山路,但驴友们沿途绑上的布条和随处可见的饮料罐子就是路标,他们自然也选择这条路。

路上,左一凡一边观察着前面三人,一边回味蕙子的話,不由自主地又开始琢磨起来。从昨天侯三脸上的神情,看得出他跟大龙、白小梦是认识的,可为什么他脸色那么难看,难道双方合作并不愉快?

中途休息时,大龙和白小梦跟左一凡聊天,大龙自嘲两人爱玩却没钱,所以一听蕙子说负担他们的费用,就乐颠颠地又来了,白小梦瞪了他一眼:“谁说就看在钱的分上?还不是因为上次没去到山顶,再说现在还能看到佛光呢。”左一凡更犯疑了,两人既然那么爱玩,为什么上次来只看了“云中漫步”,连最有名的山顶平台都没上去呢?

人多爬山不累,中午时分,一行人就到达了“甲鱼背”的半山腰,登上山坡后来到盘山公路旁歇息。路边有处山民搭建的简易平房,给驴友们加点开水,煮碗价格不菲的清汤面,但除了这里还真没别的选择。

左一凡请大家吃了碗面,填饱肚子又出发。他们刚走出平房,从公路下方猛冲上来一辆老式越野车,声音响得令所有人都回头张望。开车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男人,副驾上坐着个穿红衣的年轻美女。

老男人指着公路上方问:“打扰一下,你们知道这里离山顶还有多远,路好走吗?”侯三回答:“很快就到了,路好走得很,放心吧!”越野车离开后,侯三才阴笑着说其实路还长着哩,而且越往上越陡,估计得把这家伙吓尿了。

左一凡摇摇头:“人家又没招你,何必骗人呢?”侯三哼了声,说那老男人和红衣美女年龄差距不小,一看关系就不简单,这类人他遇到的多了,就想看他们出洋相呢。

一行人沿着公路走了一段,路边有棵小树绑了根红布条,左一凡在攻略中看到过,这是驴友们留下的,指引从这里继续向上攀登。谁知前面三人却都视而不见,左一凡刚去提醒,白小梦就嗔怪道:“你不是要去看‘云中漫步吗?”左一凡这才明白秘境就在这半山腰上,而且已经不远了。

他们在林子里七拐八绕,最后来到一处山崖边,只见挨着岩壁出现了一条仅一米宽的狭窄小道。左一凡刚踏上小道,眼前的景象就令他啧啧称奇:四周大雾漫天,能见度不过两三米,人走在其中,只看得到身旁的岩壁和脚下的路,如同身处仙境一般。

可让左一凡不解的是,领路的侯三步伐还算轻松,大龙和白小梦却紧靠着岩壁,一步步走得格外小心。这时大龙回过头看了眼左一凡,大声提醒道:“你还真厉害,掉下去就没命了!”原来如果不是被大雾所笼罩,普通人压根都不敢站在这里,因为脚下就是毫无遮挡的万丈深渊!

左一凡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地也贴紧了岩壁。他猛地想起蕙子的叮嘱,第一条正是“千万小心秘境的路,这里有人出过事”,自己差点给忘了。

四人小心翼翼地走了一段,侯三停下来,朝前方指了指:“那就是出过事的地方,我们得往回走了。”左一凡见他们都不肯再动,便小心地移到最前面,去查看究竟。

原来前方的路面又塌了一大块,让本就狭窄的小道变得更加惊险,只有紧挨着岩壁处还剩下一尺来宽,得先跨过去才能到达对面。左一凡看得心惊胆战,回头问侯三那地方能不能走,侯三叹口气说他们以前常走,但自从上次那名叫小兰的女游客摔下去后,就没人再敢通过了。

左一凡突然觉得奇怪,这三人之前还算正常,现在怎么离前方老远,表情都像躲瘟神一般。他想起新闻上说出事时有四个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难道当时你们都在?”

侯三和大龙交换了一下眼色,铁青着脸回答:“你说呢?”

3.风云突变
左一凡如梦初醒,他打量着神情暧昧的三个人,这才明白当初就是侯三带的路,大龙他俩加上小兰一起来“云中漫步”,小兰就从前面摔下去了。怪不得之前没人愿意主动提起,现在谁都不想靠近,他们心里也犯忌呀。

左一凡又想到,蕙子的第二条叮嘱是“多留心现场的情况,期待能有不一样的答案”,乍看让人摸不着头脑,但第一条提到这里出过事,莫非……上次的意外另有真相?

根据之前的交往,左一凡信任蕙子,既然自己来了,就得找到答案。

左一凡脑子一转,和那三人解释说,这里对于他和蕙子在写的探险小说很重要,需要深入了解。接着,他冷不丁问白小梦:“小兰当时是怎么摔下去的?”白小梦没想到他会问自己,随口答道:“这还用说?她想从岩壁边上踩过去,结果没站稳呗。”左一凡接着又问:“那她是脸贴着岩壁,没掌握好平衡吧?”白小梦一愣,刚点了点头,又立刻摇头。

一旁的侯三见情形不对,狠狠地瞪了白小梦一眼,抢着说:“这才过去多久,你怎么就全忘了?”侯三说当时自己先过去接应,其他人都是背靠着岩壁踩两步,再抓住自己的手跳到对面,只有小兰实在太紧张,最后一下没抓住他的手,所以造成了不幸。他说后来警察也调查过,都是有记录的。

左一凡“哦”了一声,他刚才故意找心直口快的白小梦,追问小兰出事的细节,就是想判断对方的真实反应。侯三说的方法是对的,按常理也会这样选择,但白小梦模棱两可的回答令左一凡怀疑:小兰也许根本就没从那里过去,出事可能另有隐情!

侯三的脸又拉了下来,催促大家往回走。左一凡却不为所动,他继续观察四周,没想到就在身边又有了新的发现:从某个角度向岩壁看过去,一处缝隙中忽然有一丝闪光,像藏着什么东西。左一凡走过去,用力搬动裂口,扯下了一个小石块,内侧表面上还附着一小块深黑色印迹,很像是凝固的血迹。与此同时,一小片东西也滑了出来,是断掉的一截指甲,还是做过美甲的,上面镶着一颗小彩钻,刚才发光的就是它。

大龙和白小梦目睹了发生的一切,惊恐又不知所措。侯三记下了他们的住址,说如果不听话,以后将遭到报复,同时脑子又一转,用小兰是被他们骗来的相威胁,提醒说小兰家人绝不会善罢甘休。当初两人在说服小兰的时候,正好有别的山民路过,大龙知道被侯三逮住了把柄,只好答应配合。

于是在侯三的带领下,三人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去,并报了警。由于他们口径一致,现场又没有其他迹象,结论只能是场意外。狡猾的侯三还咬定是游客主动想去冒险,他带路只为挣点钱,侥幸逃过了惩罚。

然而谁都没料到,今天这三人又鬼使神差地走到了一起,还多了个陌生的左一凡,而他正好从小兰手指紧紧抠住的缝隙中,发现了折断的指甲和血迹,这无疑又绷紧了三人敏感的神经……

隔壁的声音变得更小了,像是在商量什么。左一凡担心被发现,只好回到了床上。

再次入睡后,左一凡又梦到了那条险峻的山路,正当他勇敢地想跟怪兽搏斗,怪兽转眼间却变成了一个柔弱的女孩,向他伸手求助:“帮帮我!”左一凡从噩梦中惊醒,额头上全是冷汗。

5.云端惊魂
凌晨五点刚过,左一凡听到棚屋里的人陆续出去了,也穿好衣服出门,仍然将大背包背在身上。当他登上观景平台,发现上面早就聚集了不少人,都在等待日出。

此刻的山顶果然如同仙境,到处是滚滚云海,日头逐渐浮现出来,光影与云海梦幻般交织,远处更有壮美的日照金山,形状恰似一尊佛像,“佛光”名不虚传。左一凡终于放松下来,四处拍摄美景。

这时,他听到有人喊他:“原来你在这里呀,我们还到处找你呢。”是大龙和白小梦。自从左一凡在“云中漫步”发现异样后,和这两人似乎有了距离感,现在对方主动招呼,他也就走上前寒暄。

白小梦神秘地说,其实在观景平台下方,有个隐秘的拍摄点更靠近云海,他们刚才就去了,还把照片给他看。左一凡见景色确实更美,也很动心,马上赶了过去。

左一凡找到那里,远看是一处悬崖,前端好似伸入了云海,位置确实不错。当他再走近,面前还有一段窄窄的小路,得先从这儿通过,倒也不算太危险。他刚想继续,却一下子停住了。昨晚他们低声密谋,现在这两人又引他来这里,莫非另有玄机?但背包就在自己身上,悬崖那头也只有片低矮的灌木丛,附近更没别的人,左一凡觉得也许多虑了,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左一凡正要往前,却听见身后有人高喊:“小老弟,请等一下!”他转过头,原来是那个老男人推着红衣美女赶来了。老男人大步上前挡住了路,示意不要再走,红衣美女也冲着他摇头,像在暗示有危险。

左一凡点点头,他深吸了一口气,灵机一动大声说道:“看你们上去不容易,还是让我来帮忙吧。”老男人哈哈大笑,顺势把推轮椅的活交给了他。

回到观景平台,左一凡又遇到大龙和白小梦,两人看上去有点意外。这时天色已大亮,左一凡正继续寻找美景,白小梦又过来找他,说侯三在棚屋炖了只鸡,叫他们都去尝尝。左一凡很惊讶,爱财如命的侯三怎么变大方了?

三人回到棚屋,侯三果然让老板炖了只老母鸡,还打开一罐冒着热气的黄酒,给左一凡和大龙都倒了一大碗,说这样更能解乏。

见左一凡有些犹豫,侯三干笑两声:“你难道怕这酒有毒啊?”说完仰起脖子先喝了一大口,然后两眼血红地盯着他。大龙赶紧跟着喝,左一凡见推辞不过,只好也喝了起来。

开始倒也没什么,架不住侯三一个劲地劝酒,左一凡才发现不妙,这高原上他本来就不太适应,喝了黄酒就更难受,很快便头昏胸闷,不知怎么就睡了过去。

等左一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里面的床上,旁边坐着那位红衣美女。左一凡猛地坐起来问:“侯三他们呢?”红衣美女说,她跟父亲下来时,正好看到侯三和大龙等人跑出棚屋,将行李都扔在一辆汽车上,开车下了山。

左一凡目光一扫,却没看到自己的背包,頓时懊恼地捂住了头:“坏了,我的背包一定被他们拿走了!”红衣美女脸上也有沮丧的神色,她说当时离那些人较远,没有看清楚,进来后才发现他的背包被带走了。

沉默片刻,红衣美女提出想去走走。左一凡推着她重新回到观景平台上,这时人已经不多了,晴空如洗,眼前的风景更为清晰。左一凡想起早上她和父亲突然出现,似乎并不是巧合,正想问个究竟,谁知红衣美女呆呆地望着远方,开口道:“我早料到他们会算计你,没想到还是出了错。”

左一凡吃惊地看着她,红衣美女从身上掏出一支微型录音笔。原来,昨天她跟父亲提前到达棚屋,就找到大龙和白小梦的双人房间,悄悄把录音笔藏在床头边,所以知晓了那三人后来的密谋。

侯三当时断定左一凡是有备而来,如果他将血迹和指甲交给警方,就能鉴定出是小兰的,三个人都逃不掉。见大龙和白小梦被吓住了,侯三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第二天趁看云海时也给左一凡制造一出“意外”,毕竟从山顶上消失个人谁也不知道,也很难查出真相。他预谋提前埋伏在悬崖边的灌木丛里,一旦左一凡靠近,就立刻将他推下悬崖,还安慰那两人不用直接参与,只要把人骗过去就成。

清晨,大龙他们刚出发,红衣美女就让父亲取回录音笔,知道了这一阴谋,所以赶去救了左一凡一命。

左一凡大为震惊,想起当初悬崖边不起眼的灌木丛里,竟隐藏着凶相毕露的侯三,后背一阵阵发冷。他忽然又觉得很奇怪,红衣美女为何要帮自己,而且好像什么都清楚?

红衣美女看出了左一凡的疑惑,平静地抬起头,一字一顿地说:“因为我就是蕙子。”

6.拨云见日
左一凡呆愣了半晌,难以置信地问:“你就是蕙子?”他现在完全搞不懂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蕙子淡淡一笑,解释起来。她其实是个腼腆的女孩,跟左一凡结识后,发现对方不仅才华横溢还很帅气,虽然心生情愫,但想先卖个关子,不让他知道自己长啥样,想等到见面时给他个惊喜。蕙子跟小兰的关系终于也有了答案,小兰是蕙子甜品店里的助手,两人情同姐妹。

左一凡也猜到所有的事都跟小兰之死有关,心里却还有一大团疑问:小兰为什么要独自来“甲鱼背”?侯三和大龙、白小梦怎么能又碰到一起?蕙子为什么不亲自出面,想要借助自己查出真相,却又不明说?她的腿伤又是怎么造成的?

“其实一切都源于我们相约的见面。”蕙子苦笑一声,讲述了这半年来发生的事,听上去是那么残酷,却又那么真实。

自从蕙子和左一凡约定挑战“甲鱼背”后,她深感体力太差,就开始抓紧锻炼。小兰一直看在眼里,干脆自告奋勇,提出先让自己去“甲鱼背”摸个底。蕙子知道小兰经常一个人去旅游,就放心地答应了,没想到她这一去就遭遇了意外。蕙子痛不欲生,但当时不巧有事脱不开身,只好委托小兰的家人赶去处理后事。

事后,蕙子了解了事发经过,却怎么也想不通,她清楚小兰爱玩但有恐高症,不可能去挑战塌方的路段,而且小兰中途还给她发过短信,抱怨向导侯三不太正经,这更加深了她的怀疑。

蕙子决定尽一切可能查出真相,为小兰讨回公道。她寻思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合适的理由,把当事人重新召集到事发现场,从这些人的反应和现场的种种境况中找出答案。然而这些人刚刚经历了小兰的死,想让他们一起再回到那里,无疑是天方夜谭。

蕙子并没有放弃,通过各种渠道找寻机会,终于得到了一个消息:由于“云中漫步”被封,游手好闲的侯三没了收入,竟然再次铤而走险,利用在山脚下开民宿的亲戚,继续偷带找上门来的驴友去冒险。蕙子进一步证实后,感到机会来了。

大龙和白小梦其实也有软肋,小兰家人说过,这两人当时很不耐烦,还一个劲地抱怨错过了登顶,而他们又缺钱,只有等下次凑够再来。蕙子于是委托朋友帮忙,查到白小梦在一个驴友群里表现很活跃。

蕙子设法进了群,发现这白小梦确实大大咧咧,跟别人聊起那次意外也毫不避讳。蕙子便自称是一名网络写手,慢慢跟白小梦混熟,趁机提到要写个登山探险的题材,却一直苦于没有灵感,想让对方带自己去看那个神秘的“云中漫步”,而且过段时间山顶还会有罕见的佛光,机会难得。白小梦终于被说动了,扭扭捏捏地暗示缺钱,蕙子马上提出可以负担她和男友的费用。

蕙子的计划眼看就要实现了,她到时只要预订好那家民宿、造成白小梦和侯三等人的再次“偶遇”,就能一起重回“云中漫步”。她还故意把时间定在和左一凡约好的日子,相信有了这个推理高手的帮助会更保险。然而,又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乱了一切。

为了确保順利登山,蕙子锻炼更加刻苦,经常去附近的山区进行练习。不料离出发只剩下不到一个月时,她在险坡上一脚踏空,摔断了腿,只能打上石膏,暂时坐上轮椅。

这次意外令蕙子想过要放弃调查,但对小兰的愧疚,加上得来不易的机会,最后还是让她将希望都寄托在左一凡身上。她也清楚自己和左一凡并未真正见过面,所以不敢全盘托出,只能含蓄地暗示,盼望两人心灵相通。

同时,蕙子和父亲提前开车到达目的地,跟随他们一起登山,并准备好当晚偷偷录音。她料到白天重走“云中漫步”,大龙和白小梦晚上很可能会再提起小兰,至少能让她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没想到也因此让左一凡躲过一劫。

蕙子喃喃地说:“我利用了你,还差点害了你……谢谢你,你没让我失望,在现场发现了最关键的证据,虽然还是被人偷走了……也许这都是天意吧!”

左一凡摇了摇头,拉开厚厚的羽绒服,从最里面取出一个小塑料袋。看着蕙子吃惊的表情,左一凡解释他明白这很重要,早就贴身放着了,昨晚去棚屋外面散步,其实是在山顶上找了块相似的石头,以及类似指甲的东西,用另一个塑料袋装着放进了背包。今天他故意全程都带着背包,就是要吸引侯三等人的注意,对方果然上了当,设计把背包偷下了山。

左一凡说,他相信有了证物和录音,侯三和大龙他们必将受到正义的惩罚。他忍不住仰天叹息,原来在梦中一直向他求助的就是小兰。

阳光将左一凡和蕙子的背影勾勒出金色的轮廓,两人眺望着无边的云海,在心中默默祈祷,小兰终于可以安息了。

(发稿编辑:王琦)

- END -

2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