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澡堂去的故事

最后更新 : 2021.05.23  

那还是20世纪70年代的一桩趣事儿。韩王村有个叫大元的小男孩,刚满十岁吧,特别喜欢洗澡,小小年纪就已经把村里大大小小十六个汪塘、东西两支送水渠,还有废黄河、大运河游了个遍。他这骄人战绩,就连比他大两岁的小伙伴小飞和石头也甘拜下风。石头想想不服气,就问大元:“城里的澡堂你洗过吗?”

石头家是上海下放户,他说冬天去澡堂洗热水澡,那才叫痛快!他还说去澡堂里洗,可不像在汪塘里那样随意,得买票才能入内。

在澡堂里洗澡究竟有多舒服呢?大元心痒极了,就和小飞、石头,还有村里的几个同龄小伙伴约定,年三十那天去县城里洗一回。

他们约是约了,可澡票钱还没有着落呢!当时农村很穷,一张澡票虽然只需要五分钱,可大人们也舍不得给。那时候壮劳力一天挣十工分,也值不了多少钱,去澡堂实在是太奢侈了,可大元他们哪懂这些?为了能弄到钱,小伙伴们可动了不少脑筋。

年三十那天,天刚蒙蒙亮,孩子们就一个个悄悄地起了床,来到约定的地方集合。眼瞅着时间差不多了,大元却迟迟没来。

石头性子急,自告奋勇去找大元。他一溜烟地朝大元家跑去,没一会儿,又一溜烟地跑了回来,一边大口喘气,一边笑着说:“大元在等他家母鸡下蛋!”

小飞他们正奇怪呢,只见大元两手插着口袋,从远处快步走来了。小飞忍不住责怪道:“就等你了,你咋这么晚?这时候还等什么母鸡下蛋呀!”

大元乐呵呵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鸡蛋,递向小飞,说:“你试试,热乎乎的,我家芦花鸡刚下的!”小飞伸手戳了戳那枚温热的鸡蛋,刚要再问,大元急急地把手一缩,说道:“你轻点儿!这可是我的洗澡票呢!”

大伙儿一听都乐了。

“你可真逗!”小飞嫌弃又无奈地看看大元,“拿个鸡蛋去,能洗成澡?到时候澡堂子你进不去,大伙儿可没余钱借你哦!”

“试试嘛!”大元小心翼翼地把鸡蛋重新放回兜里,然后催着小伙伴们出发了。

娃娃们一出村,开始各自炫耀起找大人要钱的绝招。小锅头是提前给爷爷磕头拜年,拿到了压岁钱;铁军是从给妈妈买盐、打酱油的钱里,一分一分扣下的;小飞学习好,爸爸奖励他买文具的钱他没花;石头家里倒宽裕点,但他说了,自己没问家里开口,是餓着肚子省了两顿早饭钱。

一路有说有笑,孩子们很快就来到了县城。进城没多久,小飞发现大元不见了,大家四下里一找,只见大元在附近的一家馒头店,正和老板说着什么。

小飞他们走近才听明白,大元是想拿鸡蛋换馒头,结果被老板训了一顿,意思是如果光有钱没粮票也不能卖,你这还拿鸡蛋来换,门儿都没有!

小飞见大元一脸窘迫的表情,赶紧拉着他朝前走:“我们是来洗澡的,又不是来买馒头的。别馋嘴了,大伙儿还等着去澡堂呢!”

离开馒头店,大元这才说他并不是要买馒头吃,而是想打探一下,一个鸡蛋在城里能换多少钱。他怕一个鸡蛋换一张澡票会吃亏。

“人家澡堂里,要不要你鸡蛋还两说,还盘算着亏不亏呢!”石头在一旁说着丧气话。大家也都为大元能不能洗上澡,捏着一把汗。

进入澡堂大门,走道旁一张简易的办公桌后面,端坐着一位戴眼镜的老大爷,吆喝着买票。小飞他们交了钱,各自领到一个黝黑的竹片,然后大家都等着大元了。大元掏出鸡蛋,问:“老大爷,我一个鸡蛋能换几张澡票?”

卖票老大爷看看鸡蛋,竖起一根手指头。大元不甘心地问:“还能找点钱吗?”

老大爷把眼睛一瞪,说:“你要洗就洗,不洗滚蛋!”

大元连忙说:“洗的,我洗的……”说着,他依依不舍地把鸡蛋递了过去。老大爷将鸡蛋在手中掂了掂,就挥挥手,让大元进去了。大元没走,因为他没拿到竹片。老大爷见状,说:“你没拿钱买票,我也不能给你牌子,要不然不好对账。你进去后,告诉里面收票的,就说我是你二姥爷就行了,别多说话,懂吗?要不然你洗不成澡。”

大元一走进更衣室,就告诉收票的大叔,门口卖票的是他的二姥爷。收票大叔看了一眼大元身上的破棉袄,没去对证,就让他们几个孩子把衣服脱在一起,别弄丢了。

浴池里的水有点热,大元他们在池边溜达了好一会儿,直到适应了水温和环境后,才进入池子里。很快,他们就变得像一群许久没沾水的鸭子似的,在池子里撒欢,逗得众人“哈哈”大笑,也招来几声斥责。泡了没多久,他们又一个个像被热气闷坏了,不时地跑到更衣室里透气……

那天离开澡堂时,让几个娃娃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卖票老大爷居然把鸡蛋还给了大元,并叮嘱他把鸡蛋送回鸡窝去,别让家里的老母鸡背黑锅。

大元愣了好长时间,突然红扑扑的脸蛋笑开了花,他深情地喊了一声:“好嘞,二姥爷!”

(发稿编辑:丁娴瑶)

- END -

2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