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的约定

最后更新 : 2021.05.24  

女孩的坟墓
亚沙子和照彦是一对夫妻。两人结婚前,照彦就告诉亚沙子他不打算要孩子,问亚沙子愿不愿意,亚沙子答应了。

然而结婚后,亚沙子成了家庭主妇,日子久了感到特别孤单,就试着向照彦提出要孩子,照彦却脸色古怪地拒绝了。谁知没多久,亚沙子憋出了心理问题,有一天竟然割腕自杀了,幸好伤口不深,没有生命危险。

这事吓到了照彦,亚沙子出院后,他便对妻子说:“想要孩子就要吧。”

亚沙子吃惊极了,正犹豫要不要开口询问,照彦却转了话题:“对了,明天我要回一趟老家,你在家里休息吧,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亚沙子又吃了一惊,照彦的亲人都不在老家,他回去干什么?一问照彦,他却支支吾吾起来:“我去见个老朋友,叫幸一,在老家开咖啡店的,你有印象吗?他和我一起长大的……”

亚沙子没再多问,但还是心存疑虑。第二天一早,她醒来时发现照彦已经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这行为实在古怪,亚沙子犹豫了一下,从通信录里找到幸一的地址,也赶了过去。

很快,亚沙子找到了幸一的店,在不远处观察了一会儿,就见照彦和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从店里走了出来,那人正是幸一。

兩个男人慢慢朝山上走去,亚沙子紧随其后,发现他们居然是去扫墓的。照彦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对着墓碑说着什么,但是亚沙子离得太远,根本听不清。

等两个男人扫完墓离开墓园,亚沙子正想跟上去,却被一个陌生女人拦住了。陌生女人盯着亚沙子问道:“您是照彦先生的夫人吧?和结婚请帖照片上的一模一样。您好,我是幸一的妻子。”

亚沙子听了一愣,但还在下意识地瞄着那两个男人的背影,女人笑了:“您不用再跟着他们了,他们要去酒馆喝几杯,没几个小时是不会出来的,您跟着去也没用。”

亚沙子有些尴尬,说:“不好意思,我完全搞不清怎么回事……所以才跟踪……”

“其实我也是来跟踪的。”见亚沙子惊讶不已,幸一的妻子笑了笑,“我知道的应该比您多一点,要听我说说吗?”

原来那座墓,是一个叫晴美的女孩的,她二十年前被人杀害了,就在刚才通往墓园的山路上,去世的时候才八岁。凶手是个三十五岁的男人,性格古怪,那天在墓园周围转悠时碰上了晴美,临时起意把她先奸后杀了。凶手很快就落网了,这事在镇上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到现在还时不时有人说起。

幸一的妻子还说,幸一经常一个人悄悄去给晴美扫墓,他结婚前也提出不要孩子,甚至一看到孩子就会坐立不安,有时候还会从噩梦中惊醒,问他也不说原因。后来,幸一的妻子发现这事和照彦有关联,所以今天就跟着他们出门了。

亚沙子听完,沉吟半晌说:“那个女孩,晴美的家在这附近吗?我想去见见她的家人。”幸一的妻子说:“他们已经搬到隔壁镇上去了,我打听过地址,这就给您。”

失常的母亲
亚沙子循着地址来到晴美家,走进院子问了声:“有人吗?”没有任何回应,但位于院子左边的拉门被推开了,露出一张脸。

亚沙子走近一看,发现那是一个老妇人,瘦得像枯木一样,看起来有七十几岁。亚沙子问道:“请问您是晴美的母亲吗?”

老妇人没有回答,只是紧紧盯着亚沙子,动了动嘴巴,似乎在说什么。

亚沙子凑上前去问:“您说什么?”老妇人一把抓住她,眼中噙满了泪水,嘴不停地抖动着。亚沙子这才听明白,原来她一直在重复:“你回来啦,你回来啦。”

这一定是晴美的母亲,因为某种原因,她把亚沙子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亚沙子解释说自己不是晴美,但老妇人完全听不进去,流着眼泪,一个劲地要拉亚沙子进屋。亚沙子又不能使劲推开她,心里叫苦不迭。

这时候,院子里进来一个六十多岁的男人,走到老妇人身边,温柔地拍拍她说:“该给晴美上香了,可不能忘了呀。”老妇人突然平静下来,放开了亚沙子,对男人说:“香、香,我要上香。”然后,她像机器人一样转过身,走回房间里不见了。

男人这才看向亚沙子:“让您受惊了吧?实在对不起,我刚才出去买东西了。”

亚沙子吐出一口气,说:“没事,是我冒昧打扰了。我叫亚沙子,是照彦的妻子。您认识我丈夫吗?”

男人一愣,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只是深深点了点头,把亚沙子请进了屋。

男人叫西野,是晴美的父亲,刚才的老妇人是他的妻子。她看起来很老,其实才六十岁出头。晴美是两人中年得来的宝贝,从小娇生惯养,却遭到了那样残忍的杀害。晴美的母亲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每年都会根据孩子的成长,买很多女孩的衣服回来。西野以为这样能让她心里好受点,于是一直放任她。没想到现在她却病得更重了,把每个来家里的年轻姑娘都认成晴美。

说完妻子的事,西野喝了口茶,问亚沙子:“照彦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亚沙子深吸口气,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西野。西野神色凝重地听完了,他抬起头闭上了眼睛,半晌才开口:“照彦和幸一,他们都是好孩子……当时附近没有别的小女孩,所以晴美很喜欢和他们俩一起玩。”他紧闭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对了,我给你看个东西。”西野睁开眼睛,拿来几十张明信片,全是照彦和幸一寄过来的。上面的邮戳从十几年前开始,一直到近几天。这事亚沙子完全不知道。

亚沙子问道:“我丈夫他们,究竟在隐瞒什么?这事和晴美有什么关系?”

西野犹豫着不说话。这时候电话铃响了,亚沙子趁着西野去接电话,一张一张地翻看着那些明信片,每一封都写得不长,但一定会提到晴美母亲的病情。

等西野接完电话回来,他的表情轻松了一些,说:“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是照彦打来的电话,说是马上要过来。”亚沙子大吃一惊,想找地方躲起来,西野说:“他已经知道你在这儿了,幸一的妻子把事情都跟他们说过了。”

迟到的伙伴
过了一会儿,照彦来了,同行的还有幸一和他的妻子。西野笑着开玩笑说:“哎哟,都到齐啦。”

照彦脸色沉重地盯着他,正想开口说什么,西野却摆摆手阻止了他,带着他们去给晴美上了香,这才在佛坛旁坐了下来。

照彦跪坐在西野夫妇面前,深深地低下头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对亚沙子说:“有件事,我必须向你坦白。晴美是我们杀死的。”

亚沙子屏住了呼吸,身边幸一的妻子也倒抽了一口冷气。

西野打断他:“照彦,你不要这样说。”照彦的语气却很坚定:“不,您一定要让我说。”

二十年前,晴美被那个变态凶手杀害后,其他一切都查清了,但没有人知道,晴美为什么会出现在墓园附近。其实那天,照彦、幸一和晴美要去山里捉蝴蝶,他们前一天说好三点在墓园后面集合。但是当天乌云密布,眼看就要下雨了,于是照彦就和幸一说取消活动。他们都以为对方会告诉晴美,所以没当回事。结果晴美没接到通知,就一个人跑去等两个男孩了。

照彥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她从三点开始等,一定等了很久,一直到四点、五点,一直到那男的出现……是我们杀死了她!”

“不,那是我们家长的错。”西野沉重地开了口,“直到天黑,我们才发现晴美不在,但我们也没当回事,以为她是跟谁玩去了。等到大家发现的时候,她已经被杀死了。我妻子那么受打击,也是因为自责,她比你们还要自责……”

幸一哭着说:“但是我们撒谎了呀!阿姨问我们有没有看到晴美,我们都说没看到,不敢说出爽约的事情。如果我们早一点说,晴美可能就不会被杀死了……我们对不起叔叔阿姨!”

为了赎罪,照彦和幸一约定以后不能要孩子,因为他们夺走了西野夫妇的孩子,所以没有资格拥有自己的孩子。但是照彦没想到,亚沙子居然因为没有孩子而抑郁到自杀。他意识到他和幸一的约定是多么愚蠢,他们最应该做的,是跟西野夫妇道歉。

西野温柔地说:“你们没有必要道歉。因为晴美和你们有约的事,我们早就知道了。”

一听这话,几人都惊愕地盯着西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西野接着说:“晴美是个小大人,那时候就开始写日记了。我们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一篇日记,但当时凶手已经被抓了。事已至此,我们就没有公开她的日记,只是保留了下来。”

说着,他从佛坛旁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很旧的本子,一下就翻到了最后一页有字迹的地方,只见上面用大大的字写着:“明天和小照、小幸捉蝴蝶,三点。”

照彦颤抖着接过本子,喃喃道:“是、是我们弄错了,错了二十年。”

见他脸色苍白,眼里布满血丝,西野连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们从没恨过你们,真的。童年时代,每个孩子都会经历各种事情。和伙伴们约好,结果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去,这样的事情谁都会遇到,小孩子就是这样慢慢成长的。”

看着两人泣不成声的样子,西野转头看着晴美的遗像,笑了:“二十年后,他们终于还是来找你了。你没有白等,太好啦,晴美。”坐在一旁的晴美母亲也学着他,微笑着说:“太好啦,晴美。”

- END -

2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