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陆的年三十-故事会

最后更新 : 2021.05.24  

陆军,男,广西上林人,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现任华润电力湖北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历任华润电力湖北有限公司工程技术部助理总经理、技术支持部部长等职务;曾获华润集团疫情防控优秀共产党员、华润电力年度优秀员工等荣誉。2020年湖北武汉疫情发生后,已多年未回家过年探亲的陆军本已临近家门,却因为心中沉甸甸的责任放弃与家人的团聚,毅然逆行,辗转多地,用尽办法返回公司,为湖北地区防疫保电作出突出贡献。

老陆名叫陆军,是华润电力湖北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在项目上一干就是15年。他已经连续9年春节在单位值班了,没想到当他有机会回家过年的时候,竟会眼看就要到家门了,却又返身离去。

这事儿要从2019年腊月二十八晚上说起,那会儿,忙了一天的老陆回到宿舍,掏出手机给妻子发了条微信:“今年春节终于能回家吃个年夜饭了,我明儿坐火车,后天就能到家,等我!”

“我晓得,咱妈可高兴呐,等你回家!”

老陆脸上挂着些期许,又有些惭愧,他在心里思忖着,妻子刚刚退休,母亲年纪也大了,自己常年在外,陪伴她们的时光本就很少,又缺席了好几个团圆年。老陆不禁叹了口气:哎,今年终于能够回家过年了!他提前安排好了工作,又采办了好多年货,给母亲买了几件新衣,准备好好享受一个久违的团圆年。

大年二十九,老陆出发了。这趟回家可不容易,老陆家在广西南宁市郊,得先从项目所在的湖北赤壁坐火车到湖南衡阳,凌晨再从衡阳坐8个小时卧铺到南宁,下了火车还要再坐40分钟汽车才能到家。

在晃晃荡荡的卧铺上,老陆眯起了眼睛。离家越来越近,妻子肯定烧好了一桌团年饭在等着他,女儿这时候应该也到家了吧?家乡的年味仿佛已经飘进了他的鼻孔里,梅菜扣肉、白斩鸡、柠檬鸭……

老陆正沉浸在美滋滋的画面里,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拿起手机,电话那头传来同事急促的声音:“陆总,武汉封城了,疫情很严重!公司运行人员现在只有50人在岗,休班回武汉的人回不来,估计接下来周边城市也会采取限制措施,这可咋办啊?”

老陆的心陡然一沉,猛地从卧铺上坐起来。公司要启动应急响应,重大技术方案的审核和现场工作离不开他。

“好,知道了。你们别着急,我这就回去!”

挂掉电话,老陆打开微信,给妻子拨了一通视频通话,看着屏幕里妻子笑盈盈的脸,老陆心里泛起一丝内疚。

“是这样啊,湖北疫情挺严重的,项目上人手有限,我得赶紧赶回公司了,我把给你们带的年货寄存在车站,你让孩子来拿一下……让咱妈接视频吧。”

老陆的妻子也在电力系统工作过,知道特殊时期安全保电的重要性,她很能理解这个倔老头儿作出的决定,就默默把手机递给了婆婆。

“妈,今年过年又回不去啦!您也听说了吧,湖北疫情挺严重的,我这得自我隔离,避免传染……今年又只能远程给您拜年了!您也要保重身体!”老陆边说边和视频那头86岁的老母亲挥了挥手。放下手机,老陆恍惚觉得母亲脸上的皱纹又深了几道。

下了车,老陆赶紧跑去售票处买返程的票,无奈春运期间车票早已售罄,咨询处的工作人员建议他先绕道岳阳,那里离湖北最近。

“行,就买这趟!”老陆心一横,先往回走再说。

在“哐当哐当”的绿皮火车上,老陆度过了己亥年的最后一个夜晚。安排部署要越早越好,老陆蜷起身体,窝在空间狭小的硬座里,两手紧紧抓着手机,一会儿敲字,一会儿接打电话。既要保供电、保机组安全,又要防止人员过于聚集,要组织编制疫期消缺应对措施、生产区域活动范围限制划分等方案,还要考虑现场人员隔离保护措施……不经意间,时间已经默默跨越了零点,老陆的新一年,就在这紧张的工作部署中开始了。

凌晨5点,老陆到达湖南岳阳站,这时已是庚子年的第一天了。麻烦随即而来,没有前往赤壁的火车了。因为疫情,出租车司机也不愿往两湖交界处走。老陆在寒风里拦了一个多小时,凌晨6点多终于拦到一辆车,愿意送他去临湘。

半小时后车子到达临湘市政府,老陆开口道:“司机师傅,接我的车子出问题了,你能不能送我到羊楼司那边?我给你加钱!”

师傅流露出一丝畏难情绪:“羊楼司都到两省交界了,那边疫情好厉害。我送你到郊区吧,不能再往北走了!”

到了郊区,师傅不愿再往前开,没办法,58岁的老陆骑上了共享单车。湖南的冬天可不是一般冷,风好像一把把小刀子,到羊楼司这一路有9.5公里,老陆骑了快40分钟。公司来接老陆的车按防疫指挥部要求,只能停在赵李桥检查站。眼看就剩下最后一段路了,老陆实在蹬不动了,咋办?

老陆一咬牙:“算了,豁出去了!”他跑到路边村子里,拉下脸,挨家挨户敲门,恳求好心人送一程。跑了好几家,终于有人答应送他到赵李桥。

大年初一10点整,很多人还没从熬夜跨年的补觉中醒来,老陆却已经折腾了40多个小时,辗转数千公里,跨越三省区,回到了最初出发的地方。

从公司赶来的同事小喻终于接到了老陆,看着风尘仆仆的老陆,小喻喉头好像被塞进了一颗柠檬,一股酸涩直冲鼻管,哽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倒是老陆用胳膊肘碰了碰发呆的他,伸手转动车钥匙,默默地发动了汽车,說:“赶紧走,回公司去!”

- END -

2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