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不起的黄鼠狼

最后更新 : 2021.05.25  

那年冬天特别冷,几乎滴水成冰,就连往年冬天一直流动着的姑溪河,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人们早起取水的时候,用石头在冰面上用力敲打,半晌才能砸出一个盆口大的窟窿,这情形在当地来说也算多年不遇。河面结了冰,田地里也无法劳作,人们索性都猫在家里烤火。

阿发在家里却坐不住了,再过几天就是他的大喜之日,新房粉刷一新,十分亮堂,可他还有一桩未了的心事。啥心事?未婚妻红妮吵着要买一副银耳环,然而阿发为了娶亲,不多的积蓄早见了底,已经没有闲钱了。

红妮住在姑溪河对面,是阿发的远房表妹,两人青梅竹马。他俩定亲后,为了避嫌,很少见面,全靠书信传情。阿发想,趁这两天空闲,出去挣点快钱,好买一副银耳环送给红妮。

就在这时,大黑来找阿发了。大黑跟他同岁,是他的发小,关系很鐵。大黑以摆渡为生,经常给阿发和红妮捎信。

大黑一来,开门见山地说:“有人愿意高价收购黄鼠狼皮,你跟我一起去捉吧?”

阿发摆摆手,说:“听说黄鼠狼挺邪性,惹不起,算了吧。”

大黑劝道:“一张皮子能卖两个银圆呢!你不是想给红妮买一副银耳环吗?”

大黑的话,戳中了阿发的心事,他咬咬牙,也顾不上什么邪不邪性了,答应了下来。

到了约定的日子,大黑带着捕猎的家伙,对阿发说:“真是不巧,昨天我手受伤了,使不上劲。这是我自制的捕猎器,你带着。”

阿发一个人进了山,第三天满载而归。他去了大黑家,感谢道:“你的捕猎器真是好用,我这次的收获可大了。”

阿发转手将黄鼠狼皮子卖掉,拿着银圆欣喜地去了镇上。他找到一家老字号银铺,熔了一块银圆,打了一副沉甸甸的耳环。

阿发结婚那天,大黑也早早地起床了,他早就答应过阿发,要帮他一起去河对岸迎亲。

这天一早,阿发穿了一身新衣,意气风发地率领着他的迎亲队伍来到了姑溪河边。考虑到河面冰层很厚,应该不会裂开,他便带着队伍,浩浩荡荡地从冰面上走了过去。

大黑打趣道:“这是老天为了成全你,才将这河面冻上,好方便你过河迎亲!”

阿发听了,乐得大笑不止。

迎亲队伍上岸后,阿发终于来到了新娘家,坐在了她的身边。

红妮穿着一身新衣服,坐在床边羞答答地等着新郎。阿发将耳环从盒子里取出来,当着众人的面给红妮戴上,引得红妮羞红了一张俏脸,也引得四周一片羡慕声。

大黑看了这一幕,心中又酸又涩。这两年,红妮时常去渡口找他帮忙捎信,大黑早已悄悄地喜欢上了她。因为心中那点小九九,大黑前几天便怂恿阿发去捉黄鼠狼,他以前听爷爷说过,黄鼠狼非常记仇,谁招惹了它们,一定会倒霉。大黑借口手受伤,故意让阿发单独去捉黄鼠狼,就是听说那玩意儿邪乎,他想让阿发吃点亏。眼看阿发即将和红妮结成连理,什么倒霉事儿也没发生,大黑心想,爷爷说黄鼠狼惹不起,看来只是传说啊!

红妮的嫁妆是一套樟木家具——四个带铜锁的木箱和一个五斗橱,其中一个木箱里还装了红妮的四季衣裳和少许压箱钱。除了这些嫁妆,还有一头披着红绸的小毛驴。小毛驴今日送嫁,第三天回门时再骑回去,可免新娘子赶路的辛苦。

迎亲队伍很快又来到河边。阿发担心小毛驴的蹄子打滑,将红妮扶下了驴背,一手牵着她,一手牵着小毛驴,缓缓地在冰面上走着。

小毛驴不乐意在冰面上走,但犟不过人手中的绳子,半拉半拽,总算来到了冰面中间。

姑溪河的水是流动的,中间的冰又是最后冻上的,所以这里的冰比其他地方要薄,大家都走得小心翼翼。

就在这时,小毛驴突然发癫一般,尥蹶子就跑。阿发使出全身的力气,硬是没拉住它。小毛驴跑了几步,突然一个蹄子打滑,重重地摔在了冰面上。

随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小毛驴身下的冰面摔出了蛛网般的裂纹,那些裂纹正在迅速延伸。有人发出“嗷”的一声怪叫,喊道:“不好了!冰裂了!大家快跑!”

这一声喊就像扔进油锅里的一碗水,大家立刻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就跑,远处在冰上玩耍的人也四散着逃上了岸。

阿发拉着新娘子就跑,他跑得快,脚下的冰裂得更快。裂纹很快变成了一个冰窟窿,先是小毛驴掉了进去,紧接着,阿发和红妮也掉了进去。

冰面裂开了,倒是正中大黑心意,他连忙趴在冰窟窿边上,趁两人冒头的瞬间,抢先抓住了红妮的衣服,把红妮一点点拖到了安全的地方。等他回过头,阿发已经不见了,冰窟窿边上,一只黄鼠狼正冷冷地盯着他。

那一瞬间,大黑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不由得回忆起爷爷的忠告:“黄大仙特别记仇,千万别去招惹它们!”

大黑有些怕了,毕竟是他叫阿发去捉黄鼠狼的,捕猎器也是自己给的。大黑担心自己被牵连,想赶紧上岸。这时,大黑身后传来红妮撕心裂肺的哭喊:“表哥!你快上来!你死了我也不活了!”大黑扭头看了红妮一眼,见她挣扎着要往那边爬,一副要跟阿发同生死的样子。

河水清可见底,大黑能看见阿发的位置,他却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心里冒出一个念头:假如阿发死了,那么红妮……这么想着,霎时,他脚下的冰面裂开了,大黑还没反应过来便落入水中……

等大黑再次醒来,他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居然是一个树桩和缰绳。他不由得一怔,难道自己没死?再一细看,却发现眼睛下面是一个灰扑扑的驴鼻子,而驴鼻子下方则是一副驴身体。

大黑变成了一头小毛驴,此刻正躺在阿发家院子里的一棵树下,身体下面还铺着一些柔软的稻草。他惊恐万分,下意识就要喊人,发出的却是几声驴叫。

驴叫声惊动了屋里的人,很快,阿发和红妮跑了出来。他俩都穿着一身素服,见驴子醒了,先是很高兴,随后红妮又哭了:“可怜这头驴都醒了,大黑哥却没能救活!”阿发也很难过:“太可惜了……”

红妮劝道:“表哥,别难过了,谁也不想的。”

大黑急得一下子跳起来,张嘴喊道:“我怎么变成驴子了?阿发捉了那么多黄鼠狼,他怎么没有倒霉?”话到嘴边,全变成了驴叫。他只得快速地转圈,希望他们能注意到自己的反常。

大黑听见红妮诧异地说:“咦?这头驴怎么了?会不会饿了?”

阿发伸手拉住了驴,在它背上拍了几下,训斥道:“要不是你瞎跑,冰也不会裂开,大黑就是被你害死的!还有脸耍脾气?”

红妮则说:“它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给它一点吃的吧。”

阿发却反对:“先饿它两天,不然它以后还会乱尥蹶子!”

大黑眼睁睁地看着红妮勾住了阿发的胳膊,两人一起往屋里走。猛然间,大黑看到红妮身后拖着一根长长的黄鼠狼尾巴,红妮转头看着大黑,冷冷地一笑,用只有大黑能听到的声音说:“千万别招惹我们,现在,轮到你的好兄弟阿发倒霉了……”

- END -

2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