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乡『不地道』

最后更新 : 2021.05.25  

孟庆涛是河东人,早年他从老家去东北揽活,后来就在当地扎了根,过上了东北人的生活。可在他心里,总觉得自己是外地人。

这天,孟庆涛跟人吃饭,饭桌上有个叫老丁的,刚去过孟庆涛的老家,说那儿的人不地道。这一下子可呛了孟庆涛的肺管子,两人差点动起手来。最后两人打了赌:只要孟庆涛能拿出老乡地道的证明来,老丁就当众认错赔不是。

转过天来,孟庆涛到街上去办点事儿,恰好遇到两个人向他问路。孟庆涛一听那口音,还没等人家说完,就着急地问:“你们是不是河东人?”

这两人一愣,其中一个黑脸膛的汉子问:“你咋知道的?”

孟庆涛兴奋地说:“我老家也是那儿的,咱可是老乡哩!”他接着说:“真是缘分,在这地儿能见着老乡不容易啊!天色不早了,你们要赶到刚才问的地儿是来不及了,我家在这儿开了家旅馆,我给你俩弄个房间,好好歇一宿,赶明儿再过去。”说到这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说:“你俩放心,我不要钱,免费的。”

黑脸膛和同伴互相看了看,孟庆涛笑着说:“你俩担心啥?怕我没安好心?放心吧,我家旅馆隔壁可就是派出所哩。”

听到这话,两人才稍稍放了心。于是孟庆涛在前面领路,两人在后面跟着,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一路上,孟庆涛问的都是老家的情况。到了地儿,黑脸膛一看,旅馆隔壁还真是派出所。进了旅馆大堂,孟庆涛冲着柜台后的一个女人说:“最好的房间没人住吧?给我这俩老乡住了!”

孟庆涛接过房间门卡,陪着两个老乡进了房间,说:“你们先洗把脸,喝点水,我去说一声,让隔壁饭馆整个大份儿的小鸡炖蘑菇,再找瓶老酒,好好给你们接接风。”

孟庆涛可是实打实地待人,准备好了菜,还拎来两瓶藏了多年的东北烧,三人就在饭馆里喝起来。

这酒一喝,话匣子可就打开了。黑脸膛自我介绍说,他叫孙华彬,一块儿的叫李少杰,两人来这儿是跟人谈笔生意,成了之后就回去。孟庆涛一听,很大方地说:“那行,你们就住这儿,吃喝我全包了,要是用车,我家有摩托车、自行车,你们随便用,要是用汽车,我去租!”

孙华彬说:“我俩先谢谢老哥了。原想着到了这儿,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走一步该有多难哩,没想到会遇到老哥,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孟庆涛说:“哪里,能遇见老乡,我高兴还来不及,省得你们回去说我这老乡不地道。来,喝酒!”

没多长时间,两瓶酒就下肚了,孟庆涛还要再上酒,孙华彬连忙劝住说:“老哥,咱可不能再喝了,明儿还都有事儿呢;再说了,情谊深浅也不能用酒来量。咱吃点主食,回去早点歇着。”

孟庆涛答应了,就叫来饭馆服务员,点了份东北大肉馅饺子。吃完后,孟庆涛把两人送到房间,叮嘱他们好好歇着,自己还得到下面忙,然后把门给带上就走了。

一连几天,孟庆涛天天陪着两个老乡,吃饭从来都是他花钱,用车也是他提供。一周之后,两人总算把生意谈妥当,这就要离开东北回老家了。

孟庆涛一听到两人要走,脸上露出了不舍的神色,红了眼圈,说:“我听着家乡话就觉得亲,不过你们要走,我也不能拦着,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

当天晚上,孟慶涛又在饭馆请两人吃饭,还是东北烧老酒,大份小鸡炖蘑菇,最后是东北大肉馅饺子。酒足饭饱后,孙华彬说:“老哥,啥时候回老家,知会我们哥俩一声。”孟庆涛点了点头。

第二天,孟庆涛来得稍晚些,到了旅馆后,守柜台的女人告诉他,孙华彬和李少杰一大早就走了。女人又说:“老孟,我可是替你打马虎眼了,说我们老板一早出去买东西了,让他们等一会儿,可他们说啥也不等。不是我说你,不就是俩老乡嘛,犯得上赔时间又赔花销?你还装我这旅馆的老板,害得我跟你一块儿演戏。你这俩老乡也忒不地道,有便宜就占,这几天吃你的、喝你的,走了连声招呼也不打,我估摸着是怕你找他们要钱吧?老孟啊,你跟老丁打赌的事儿我知道,这回你可是输了啊!”

孟庆涛脸一红,说:“不让他们花钱是我有言在先,人家强塞着要给,是我没接。”

女人瞪他一眼说:“好了好了,说这瞎话没意思。虽说咱俩关系不错,但这账该咋算还得咋算,一共是一千二百四,四十的零头儿不要了,你给一千二好了。”

在20世纪90年代,一千二可不算个小数目,孟庆涛二话没说,掏出钱包,点好钞票递过去。女人接过来,说:“老孟啊,你老家的人就是不地道,我看你还是认了吧,一会儿去给人家老丁赔个不是!”

孟庆涛心里窝着一股火,没再搭理她,转身就想走开。女人在后面叫住他,说:“老孟,你不是愿意当老板嘛,就再多当一会儿,替我在这儿盯一下,我到楼上把房间给收拾收拾。”

孟庆涛只得答应一声,坐在了柜台后面,女人扭身上了楼。

孟庆涛刚坐没多大一会儿,女人又跑了下来,冲着他大声说:“老孟,老孟,你看看这是啥?”

孟庆涛不耐烦地说:“你叫唤个啥?”

女人没说话,把一个纸袋子放到孟庆涛面前,说:“你那老乡放床头柜上的。”

孟庆涛接过一看,袋子上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请务必转交孟大哥。”他打开纸袋子一瞧,里面是一沓人民币,数一数,竟有三千块之多。

拿着钱,孟庆涛冲着女人说:“我就说嘛,我老家的人哪能不地道?人家走得急,不打招呼是怕我不要钱。我这就去找老丁,让他给我老家的人赔不是!”

- END -

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