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引子

最后更新 : 2021.05.25  

海棠是文艺宣传队的台柱子,经常到公社和县里参加文艺汇演,一来二去,就和邻村文艺队的李小根好上了。海棠父亲王大牛知道后没说啥,只是选了个下雨不能出工的天气,去了李小根家。谁知没过多久,他就回来了,说人家门风不行,让海棠和李小根断了关系。

海棠正处在热恋中,哪肯罢休:“你头一回去,坐了没几分钟,了解什么了,凭什么说人家门风不行?”王大牛语气坚定地说:“门风好不好,瞅一瞅就能看出来!我不能让你往火坑里跳!”海棠不服气地说:“只要和他在一起,就算是火坑,我也愿意跳!”说完,她哭了起来。

王大牛心软了,他想了一会儿,说:“既然这样,那好吧,你现在去把他找来,让我好好了解了解。如果他真的不错,你们的事我就不管了。”海棠一听,赶紧抹了把眼泪,找来了李小根。

王大牛从仓房里找出一把铁钩子,对李小根说:“雨刚巧停了,走,上山帮我干点活去。”路上,王大牛突然问李小根:“你咋不问我领你上山干啥呢?”李小根憨憨地说:“问啥?叔让我干啥,我都没二话。”王大牛瞅了他一眼,说:“你不问,一会儿可别掉链子——我是让你帮我抓‘野鸡脖子去!”

李小根吓了一跳,惊讶地问:“叔,‘野鸡脖子可是咱这儿最毒的蛇,抓它干啥?”王大牛四下瞅了一眼,压低声音说:“实话告诉你吧,海棠有梦游症,我没敢告诉她。我弄到一个偏方,现在需要活‘野鸡脖子的胆汁做药引子。一个人太危险,所以才叫你来帮忙。”李小根虽然有些害怕,但是想到海棠,他还是决定上山捕蛇。

到了一个石头堆前,王大牛停了下来:“我经常看到有条‘野鸡脖子在这儿躲完雨后晒太阳。现在天还没放晴,估计那条蛇就躲在石头堆里。你现在用铁钩搂开石头,只要蛇一出现,我就用树棍捉住它。”王大牛看李小根有点紧张,又说:“不行你就回去,我再找别人帮忙。”李小根壮了壮胆,就按照王大牛说的做了。最后,二人成功捕获了那条“野鸡脖子”。

把装有毒蛇的口袋送回家后,王大牛对李小根说:“现在第一味药引子有了,该去弄第二味药引子了。”李小根问:“第二味药引子?哪里有?”王大牛说:“走,去你家!”李小根有些惊诧,但看王大牛没接他的话,就只好跟着一起去了自己家。

李小根的父亲老李看到王大牛又来了,正要和他寒暄,没想到王大牛径直进了屋,指着炕对李小根说:“那味药引子就在这炕洞里,你把炕刨开吧。”

“到底是什么东西?咋还要刨炕?”李小根迟疑地问王大牛。王大牛不高兴地说:“你要不同意,我现在就回去。”见王大牛生气了,李小根忙把为海棠找药引子的事儿和父母说了。老李两口子一听,倒也通情达理,还帮着刨起炕来。

炕面很快被刨开,王大牛拎着一只土篮子跳到炕洞里,在里面鼓捣好一会儿,弄出一篮子烟油灰,递给李小根,说:“药引子就在篮子里,把它拎到外面吧。”说完,他将炕面重新弄好,然后对小根娘说:“嫂子,你把灶坑点着火,试试炕好烧不?”

小根娘听后,抱回柴火点燃了灶坑里的火,接着惊喜地说:“好烧了!”老李瞅了一眼灶坑,转身蹲到一边抽起烟来。王大牛说:“今天上午我头一回来,就注意到了被烟熏得黑黢黢的锅门脸子,知道这灶坑肯定经常往外燎烟,刚才顺手把炕洞给疏通了一下。”

小根娘感激地说:“是啊,俺做饭炒菜经常被呛得直淌眼泪。俺一让他爹收拾炕,他就嫌俺事多,说一点柴火烟也熏不死人……”

王大牛说:“就是从这儿我看出老李哥不心疼老婆。抓猪看圈,我是怕小根有样学样,才不同意海棠和他好呀!谁知海棠为了小根又哭又闹,我才编出海棠有梦游症,拿找药引子做幌子,变着法子吓唬为难小根,想逼他自己打退堂鼓——结果让他抓蛇、刨炕,他都依了,我也没话说了。”王大牛一口气说完了前因后果,正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撞开,一个人闯进来,气喘吁吁地说海棠被“野鸡脖子”咬伤了,正在大队卫生所抢救!王大牛大惊失色,抬腿就往卫生所跑。李家父子也跟了上去。

当王大牛呼哧带喘地跑进大队卫生所,看到腿上缠着绷带、已经昏迷不醒的海棠时,他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他一边抽自己耳光,一边自责地说不该让海棠一个人去放生那条“野鸡脖子”。

卫生所的赤脚医生说:“都这时候了,赶紧想办法救人吧!虽然我用绷带扎住了海棠被咬伤的腿,但不抓紧时间给海棠服用抗蛇毒药物,人肯定会有生命危险!”

王大牛说:“那就赶紧服药呀!”

赤脚医生说:“蛇药有,但药引子没了,不然早给她用了。”

“什么药引子?”王大牛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抓住赤脚医生的手。

赤脚医生说:“童子胆汁一钱!”

王大牛有点火了:“说人话,到底是啥东西?”

“就是未婚小伙肚子里的胆汁!没有这味药引子,神仙也难救海棠的命!”

王大牛听了这话,抓赤脚医生的手一下子垂了下去。这时,李小根站起来说:“大夫,我是未婚,就抽我的吧!”

赤脚医生说:“从腹腔里往外抽胆汁十分危险,我们卫生所没条件,全靠我凭感觉操作,能不能准确地把针头扎进胆里抽出胆汁,我根本没把握。后果我可不负责,你要想好了。”

李小根焦急地说:“大夫,只要能救海棠的命,就算你把我扎死了,我也绝不让你负责,你就放心大胆地抽吧!”

赤脚医生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病床上的海棠说:“好了,戏就演到这儿吧!难道你还等着我把针扎进去才结束呀?”

话音刚落,海棠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把拉住李小根的手,对王大牛说:“爹,您都看到了吧?这就是我选的对象,您就不要再想着法子阻挠我们了,行吗?”

王大牛說:“先不说这个,你先说说被蛇咬伤是咋回事,差点把我吓死!”

原来,王大牛抓蛇回到家后,悄悄嘱咐海棠把蛇给放掉。聪明的海棠已经猜到这是王大牛在考验李小根,她决定自己也给爹和李小根设个局……

王大牛听了,这才放下心来。他压低声音对老李说:“都说孩子随根,你说,就你这种不知道心疼老婆的德行,咋生出这么个好儿子?我看你以后真该好好跟儿子学学!”

王大牛的声音挺小,但还是被一旁的李小根听到了,李小根很不高兴地说:“叔,请你别再说我爹的坏话,行吗?我们家的情况你不清楚,我娘是无奈之下才带着我改嫁给我爹的,今年春天,我生父平反出狱了,爹为了让我们回到生父身边,才想着法子要把我娘气走,那炕是我爹故意鼓捣成不好烧的。娘不懂爹的心,可我懂!”李小根说到这儿,已是泣不成声……

老李一边使劲搓着布满老茧的大手,一边数落李小根:“你这孩子,咋啥话都跟外人讲?”

王大牛上前一步,一把握住老李的手说:“亲家,从今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不是外人!”

- END -

26
0

完美世界的故事

五千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