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义勇为的狗

最后更新 : 2021.05.25  

昌生的老婆没有工作,常年在家带孩子,每年养一头猪。今年这猪八十多斤了,原准备腊月杀了,谁知犯了猪瘟,好几天病恹恹地在圈里卧着。

猪病了,最着急的不是昌生和他老婆,而是昌生家的狗。

说起昌生家的这条狗,也怪,当初捉来的时候,猪比一个多月大的狗大不了多少。狗主动和猪挤挤挨挨表示亲近,后来就和猪在一个木盆里吃食,一起卧在稻草上面睡觉,猪走到哪儿狗就跟到哪儿。猪得了猪瘟后,狗也闷闷不乐起来,时常陪着猪在圈里卧着。

这天,有个五十来岁的男人骑着摩托来到昌生家,看了看猪,说这头猪看样子是治不好了,如果昌生愿意,他可以帮忙挽回一些损失。昌生就问:“怎么挽回?”

男人说:“我用市场价一半的价格买下来,怎么样?”

昌生愣了一下,问:“你买病猪干啥?”

男人说:“这你就别管了。”

昌生脑子一转,立刻明白了:“你买病猪,想杀了当好肉卖到市场上去,对不?新闻上经常有。”

男人不耐烦地说:“你就不要管这么多了。这猪要是死了,你一分钱赚不到,还赔本,多可惜。”

昌生不服气:“你咋就断定我家的猪要死?我还要请兽医来看呢!”男人摇着头说:“老弟,你家这猪治不好了,这个我懂行。猪死了,你就是求着我买下来,我都不干!”

昌生笑笑,说:“病猪、死猪一律要消毒深埋,你还敢买?胆大,胆大,我佩服!”

男人见谈不下去了,从皮包里掏出纸笔,写了个号码放到桌上,起身说:“我也希望你家的猪好起来,但是万一,我是说万一啊,好不起来,就趁早联系我。”

男人出大门的时候,昌生家的狗不知怎么出现了,冲着男人叫了两声。男人吓得紧走了几步,口里嘟囔着:“这狗真浑!”

昌生和人谈事,昌生老婆是从不当面插嘴的。见男人走远了,她忍不住问:“真要是治不好了,不卖给他啊?我养猪也不容易哦!”

昌生说:“你呀,跟我这么多年白跟了,我对你这么多年来的教育也是丢到水里去了。”

昌生老婆翻了个白眼:“我还受你的教育?你以为你是我的老师?”昌生“嘿嘿”地笑了笑,又神情严肃起来,说:“我虽然文化不高,但缺德的事我是不做的。卖病猪、死猪伤天害理,得他那么点钱,一辈子心里不安生。”

昌生老婆撇撇嘴:“我也就是说说,你还当真了。”她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腿,说:“啊呀,我家狗天天跟猪在一起,会不会传染上猪瘟哦?”

昌生说:“你脑子又不清楚了吧,就算是传染上了那也不叫猪瘟,应该叫狗瘟。”

昌生老婆没理他,蹲下来摸摸狗头:“狗啊,你没事吧?你最好从今晚起就不要跟猪混在一起了。你要是得了狗瘟,可就完蛋了。”

第二天,昌生请了兽医来家里,兽医从猪圈出来后,说:“不行了,没救了,等不到半天了,准备消毒深埋吧。找个偏一点的地方挖个深坑,把猪放进去,撒上石灰,把土堆厚一些。”兽医停了停又说:“要注意你家那条狗,别让它把猪掏出来吃,那样病毒会扩散的。”

昌生老婆哭笑不得地说:“我家狗哪会把猪掏出来吃?它恨不得给猪陪葬呢!”

兽医前脚走,那个收购病猪的男人后脚就来了。昌生还没让他坐下,他就掏出几张百元钞票放到桌上,说:“老弟,成交吧!”

昌生看了看钞票,问:“你怎么来得这么及时,莫非你在咱村里有卧底?”

男人眨眨眼说:“做我们这一行的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准备扶危济困,帮别人挽回损失。”

昌生干咳了几声,朝男人挥挥手,说:“你把钱收起来。我这人不喜欢多话,更不喜欢骂人。不要伤了和气,你快走吧。”

男人还想争取争取,昌生喊了一声:“狗!”

狗一溜烟从猪圈里跑了过来,对着男人“汪汪”叫了起来,嘴里还喷着热气,男人赶紧抓起桌上的钱出了门。

到了傍晚,昌生家的猪果然死了。昌生和老婆找地方挖了个深坑,把猪放进坑里,把一锨一锨的石灰铺到猪身上,最后把土拍结实。昌生家的狗一直围着拍平的那块地跑来跑去,不时“呜呜”地叫几声。昌生夫妻俩离开的时候,狗还蹲在那里不走。

约莫半夜时分,昌生夫妻被一阵从远处传来的狗叫声惊动了。昌生老婆捅捅昌生:“好像是我家的狗!村里都是大狗,我家的狗不到半岁,叫的声音有点嫩,你听。”

昌生一翻身起了床,跑到狗窝和猪圈里一看,没有狗。他回房找出手电筒,说:“快走,去看看。”

两人出门没走几步,又听见狗叫,还夹杂着人的叫嚷声,声音是从埋猪的方向传来的。夫妻俩奔过去一看,见有个人影,狗正往那人身上扑。昌生把手电对着那人一照,认出正是收购病猪的男人。

昌生大声说:“咋回事,你怎么在这里?”

男人蹲在地上,用双手护着头脸,带着哭腔说:“快把你家的狗喊住!你家狗咬了我,我要得狂犬病了!快喊住,哎哟……”

昌生喊住狗,照了照埋猪的那一小块地,发现土被翻开了。难道家里的狗真的掏了猪?还是……他边走边用手电来回照,在几米远的地方,照见了一把锄头。

昌生什么都明白了,他用手电照着那个男人的脸,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深更半夜跑来做这种事!这、这真是……骇人听闻!”他好不容易想到初中语文老师教的这个成语。

“是、是你家的狗掏猪……”

昌生把手电光照到锄头上:“我家的狗会用锄头?你才是狗吧!”

男人哼哼着:“你家狗咬伤了我,我要告你们……”说着他爬起来,锄头也不要了,一只手捂着另一只胳膊,朝村外走去,没过一会儿,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

第二天上午,兩个民警来到昌生家,说:“有人报案,说你家的狗咬了人,我们来调查一下。”

昌生老婆一听就叫了起来:“他掏我家的死猪,我家的狗见义勇为才咬他的!”

民警愣了愣,问:“是怎么回事?慢慢说。”

昌生不急不缓地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个清清楚楚。

民警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报案人现在还在我们所里,我们回去后会讯问的。不过呢,毕竟你们家的狗咬了人,万一要是得了狂犬病那可很麻烦啊!”

昌生老婆一听就激动了,昌生说:“你不要多嘴,听警察同志的,该咱赔医药费,咱就赔呗。”

民警要了昌生的手机号码,离开了。昌生老婆叹着气说:“咋就摊上了这些破事?猪没了,狗咬人了,还反过来被坏人告了……”

几天后,派出所来人了,说狗咬了人,而且和病死的猪长期接触,万一携带病毒,会对村民有潜在危险,考虑到事出有因,提出让昌生自己想办法解决。昌生不忍心对狗下手,就说:“还是你们派出所想办法解决吧,我听政府的。”

昌生家的狗被带走了……

一个月后,县里派人给昌生家送来两千元钱和一张奖状,说是奖励他坚持不卖病猪,见义勇为,敢于和不法分子做斗争。至于那个收购病猪的男人,警方做了严肃处理,并以此为线索,破获了一起较大的病死猪收购、贩卖案件。

昌生老婆看着奖状,对昌生说:“我们哪有啥见义勇为?是我家的狗见义勇为。”

- END -

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