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加蓝的故事

最后更新 : 2021.05.31  

在三(7)班,小黄是个特殊的存在,除了小蓝,几乎没人和他说过话。他的头发似乎终年不洗不剪也不生长,就那么长,恰好遮住眼睛,却能露出鼻子;又那么油,正好让头发贴在头皮上,隐隐发出幽幽的味道。最近,小黄有了一个新爱好——“收集”自动铅笔。其实他经常会有类似的爱好,持续一段时间,自己觉得无趣了,便消停一阵子,过几天说不定又看上什么,便又开始“收集”另一种东西。他有自己的主意,每一类物品,在每个同学那里至多“收集”一次,全班五十个人呢,他“收集”三四十次便也对这种东西没了兴趣。虽然班里的同学们不在乎一支笔一块橡皮,但大家还是愈发厌恶他,愈发不想和他说话。

小黄只对小蓝不同,他从来不“收集”小蓝的东西。他们是邻居,小蓝的妈妈在小区里打扫卫生,一个月的收入打点完日常生活就所剩无几了。房子虽然还算值钱,但小蓝妈妈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房子不能卖,孩子爸爸留给孩子的,我得守住”,小区里每个人都听说过。所以小黄从不“收集”小蓝的东西,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小蓝的文具盒里没什么值得他“收集”的。

班长是个好到挑不出毛病的女孩。这天是她的生日,她送给每个同学一支自动铅笔,每支笔的样式都不同。小黄桌子上也有一支,金黄色的,是金箍棒样式的,下面压了一张纸条:“君子不拾遗”。小黄看到笔,有些喜欢,把玩了一会儿,至于纸条,他看也没看,一口气吹到了废纸篓里。不过,这不影响什么,因为即便他看见了也不会懂的。

上体育课时,小黄偷偷溜回教室,一桌桌挨个儿“检查”。他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原来,他的“金箍棒”铅笔不是孤独的,还有猪八戒的“九齿钉耙”、沙僧的“降妖宝杖”。小黄把这两支笔都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今天他满足了,不准备再“收集”了,他要在下课前溜回操场去。刚走到教室门口,一支掉在地上的笔吸引了他的目光,他捡起来仔细研究着:“啊,这不是唐僧的‘九环锡杖吗?嘿,居然在这里等我……”小黄很欢喜,把这支笔也装进口袋,快速回到操场。

下课铃声响了,老师喊了“解散”,小黄却并不准备回教室,他知道,此刻教室里肯定乱成一锅粥。想到那些旁敲侧击的谩骂,小黄决定在操场潜伏一节课,阳光不错,晒晒补钙。

午饭时间,小黄回到了教室。今天教室里特别安静,安静得有些冷,大家都默默地吃着饭不出声。小黄有些诧异,他端了一盒饭,走进教室,走过小蓝桌旁,他看见小蓝的桌子上没有餐盒,却放着满满一桌各种各样的自动铅笔。小蓝的眼睛红肿着,故意不看经过的小黄。小黄穿过整个教室,大家却仿佛都没有看到他。

下午,小蓝把那一桌子笔一一分发到大家桌子上,并对每一个人说“对不起”,然后,她把空了的笔袋塞回自己的书包里。

放学后,小黄回到家,看着面前四支西游记版的自动铅笔,突然失去了兴趣,他的脑子里满是那只空了的笔袋。小蓝的笔袋他看过,一支笔一块橡皮一把尺,再没有其他东西,从一年级起就那样。想着想着,他突然有了一个主意:对,就这么干。

第二天,早读过后,教室里有人发出一声惊叫,是小蓝。愤怒的小蓝从自己的笔袋里拿出四支西游记版的自动铅笔,她走到小黄桌前,举起笔又放下,伸出手指着小黄,小脸儿通红,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最后,她跑回自己座位上大哭起来。全班同学都愤怒了,女生围着小蓝,而男生围着小黄,大家都不说话,每个人都憋得脸通红。

上课铃声响了,大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小黄第一次有些惶恐,上学三年了,大家虽然无视他,却从来没有人攻击他,今天,小蓝的哭声和同学们的憤怒让他心头一震,或者说心上一喜,原来,他不是“透明人”。他带着惶恐与窃喜放学,他要干件大事,让大家再次包围他,关注他,他喜欢这种被关注的感觉。

小黄一到家就翻箱倒柜,到处找近三年“收集”的各色铅笔橡皮尺子卷笔刀,他一一擦干净,把木头铅笔削好,又小心地给每支自动笔装上一根铅芯。整理好后,小黄把这些东西装进了一个闲置书包。东西真不少,装了满满一书包,他抱着这个书包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到了教室后,小黄把昨晚辛苦整理的书包放到了讲台上,然后他深深地鞠躬不起。班长见状走上讲台,在疑惑中打开了讲台上的书包,她惊叫了一声,随后笑了,激动地鼓起了掌。同学们都拥上讲台,看见了书包里的东西,大家都像班长一样惊呼一声,围到小黄身边来鼓掌。

小蓝也过来了,她也看见了包里的东西。她穿过人群,扶起了鞠躬的小黄。小黄在同学们中间站直了身体,一束阳光透过他柔软的头发,在干净的脸上投下了好看的影儿……他笑了,在阳光下格外好看。

(此稿为“我的青春我的梦——首届全国中小学生故事会征文”获奖作品)

- END -

3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