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鸟写份检讨书

最后更新 : 2021.06.01  

上小学时,我有个绰号叫“狗见愁”,淘气得全村的狗都怕我。

那时候,我家和姑姑家住前后庄。我表弟学习好,过年那会儿,我爹就跟姑父、姑姑商量好了,让我住在姑姑家,和表弟一个屋,好让表弟“带带”我。

那天,我带着表弟路过生产队的牲口屋,突然闻到一股异香,我俩偷偷趴在窗台上往里看:饲养员不知从哪里逮了几只麻雀,正架在火上烤呢,“滋滋”地冒油,诱人的香气穿过牛粪马尿的臭气,钻进我俩的鼻孔,馋得我俩直吞口水。

第二天是星期六,吃过午饭,我在表弟耳边低声问:“弟,想吃肉不?”

表弟一听,兴奋地说:“想!”

那时候穷,只有过年才能吃上肉。我偷偷给表弟看了一眼口袋里的火柴,小声说:“走!”

村后有棵大榆树,老高了,树梢顶端有个鸟窝,我指着鸟窝對表弟说:“里面有小鸟,我去掏下来,咱俩烤着吃。”

这时候,一只黑色的大鸟飞回来给小鸟喂食,表弟看着枝头上的大鸟,有些胆怯地说:“哥,这是‘吃杯茶啊,我听俺娘说过,它可厉害了,会咬人的,我怕!”

“吃杯茶”是我们这里特有的一种鸟,浑身乌黑,性子凶猛,会攻击人,而且记仇。村里的人一般都不敢招惹它们,我却不屑地说:“怕个屁啊,又不让你捉!咬人的狗我都不怕,会怕鸟?”说着,我蹬掉鞋子,往手心吐了两口唾沫,向树上爬去。

我刚爬到一半,就被吃杯茶发现了,它“喳喳喳”地尖叫着来啄我,我只得腾出一只手赶了一阵,然后继续爬。不一会儿,另外一只吃杯茶也回来了,它俩一起朝我啄了过来,我一只手抱着树呢,护不过来,头上很快就被啄出了血。

从树上逃下来后,我的倔脾气上来了,抹了抹头上的血,说:“弟,你等着,我很快回来。”说完,我撒腿向姑姑家跑去。

姑姑不在家,我把姑姑做饭用的小铝锅拎了出来。回到树下,我把小铝锅往头上一扣,戴上姑姑的破手套,又向树上爬去。两只老吃杯茶看我又上来了,便一起向我发起攻击,把铝锅啄得“叮当”响,我越是往上爬,它们啄得越猛,尖叫声也越凄厉。

离鸟窝不远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一根比小腿还粗的榆树枝,因为中间被虫子蛀空了,“咔嚓”一声裂开,伴随着表弟的惊叫声,那只铝锅“当”的一声摔落在地上,然后“叮叮当当”地滚出了好远。

要说,也算是我命大——榆树树枝很有韧性,没一下子断开,减慢了我下落的速度,而且还有一些粗壮的树杈替我挡了一下,使得我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除了脸上被树枝划了几条血痕之外,胳膊、腿都没事儿!

那个鸟窝连同树枝一起摔落到地上,两只刚长了绒毛的幼鸟,张着翅膀在地上胡乱扑腾,一只老鸟在幼鸟的头顶上方叫着盘旋,而另一只则再一次凶猛地向惊魂未定的我扑来。我一边挥舞着树枝驱赶老鸟,一边愤怒地飞起一脚,把两只幼鸟踢下了路边的深沟……

正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拽住我的胳膊,带着我飞快地向村里跑去,那两只老吃杯茶在后面追了我们很长一段路。

拉我的是姑父。回到家,姑父罚我跪在院子里,他自己则一边面色凝重地抽着烟,一边恨恨地骂道:“你这小屁孩,地上的祸事还不够你惹,你又去惹天上的!这下好了,吃杯茶是精卫的后代,是神鸟,有灵性,你把它的孩子踢死啦,它们非得找你报仇不可!”

我暗自好笑,知道姑父是吓唬我的。不料当天后半夜,那两只老吃杯茶竟然真来了,“砰砰砰”地往窗棂上撞!表弟也被吓醒了:“哥,鸟儿夜里一般都不飞,怕是被你踢死的两只小鸟的魂儿来了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要不是害怕,我真想起床去踹他几脚。

没想到接下来的两天,一到夜里就不消停,那两只吃杯茶难道真的盯上我了?

白天,我特意拉着表弟去了村后,我们刚走到树下,两只老鸟就向我们啄来,吓得我俩夺路而逃。

夜里,当窗棂上的撞击声又响起来的时候,一向胆大包天的我,唉……尿床了。

后来,姑姑把我的情况跟姑父说了:“这孩子怕是中了邪,你说咋办啊?”姑父想了想,说:“让他给吃杯茶写份检讨书吧!”我差点没气哭,说:“写检讨我会,可是吃杯茶能看懂?”姑父说:“你写了念出来试试吧,都说它有灵性,应该能听懂;只要你说到做到,就会有效果。”

写检讨书这事吧,对我来说驾轻就熟,很快就写满了整整一页:“尊敬的吃杯茶,对不起!是我一时糊涂做了错事,搞得你们‘家破鸟亡,我很后悔,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掏鸟窝了,保证以后好好上学,保证……”对着天空念过之后,我恭恭敬敬地把检讨书贴在了窗棂上。

还别说,真是神了,那天晚上开始,床前的窗棂上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数年后,我考上了大学,去了外地,和姑父一家也见得少了。一次,我约表弟吃饭,聊起了当年的事。我一边感叹着给鸟写检讨书这事还真玄乎,一边发现表弟在使劲憋着笑。

后来,这家伙终于忍不住对我招了:当年,姑父觉得我玩心重,怕我被吃杯茶啄了,不甘心而再闹事,所以借着吃杯茶记仇的特点,想了个法子来治我。那几天夜里,姑父都偷偷地往窗棂木头缝里抹新鲜的鳖血。鳖血腥气重,特别招蚊子,而村里晚上蝙蝠多,蝙蝠为了吃蚊子,就争先恐后地往窗棂上扑……听说,那时为了弄点鳖血,姑父还花了不少工资,挨了姑姑好几次骂。姑父却说:“只要孩子能学乖,能懂事,干点荒唐的事也算值嘛!”

- END -

4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