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夹克衫的人

最后更新 : 2021.06.05  

偶遇问路

 

有个年轻人名叫萨姆,这天,他开车出门办事,办完后见车子快没油了,便将车子开进了路边的加油站。加完油,他打算再去一趟银行,早上出门前,老婆玛丽将煤气单和话费单塞进了他的外套口袋里,叮嘱他回家前去缴一下。

正在这时,一辆深蓝色的小轿车闯入了加油站。司机没有开向加油机,而是在萨姆旁边停下来,降下车窗问:“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他说话带着意大利口音,皮肤晒得黝黑,留着小胡子,穿着倒是很体面,还打着丝绸领带。

萨姆友好地点点头,小胡子诚恳地说:“我来自米兰,我的英语不太好。请问,怎样才能返回高速公路?我准备去机场,飞回意大利。”

萨姆指了指马路,小胡子说了声“谢谢”,然后看了一眼萨姆身上的运动夹克,说:“外套不错!”说完,他升起车窗,开走了。

萨姆加完油后,重新开车上路。可没开多远,那辆深蓝色的小轿车又出现了,挡住了他的去路。萨姆只好踩下刹车,只见小胡子下了车,抱歉地向他挥了挥手。

萨姆降下车窗,小胡子凑到跟前说:“很抱歉打扰你!刚才看到你外套的时候,我想你是个穿着讲究的人,或许我能帮你个忙。”

“什么忙?”萨姆好奇地问。

小胡子微笑着自我介绍说,自己在米兰从事时装行业,这次为了销售任务,来这里出差,参加一个大型的时装展。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萨姆。

萨姆接过来一看,这人名叫基恩,是做“时尚奢侈品管理”的,上面还印着一串号码和意大利文的网址。小胡子接着说:“我这儿还剩一些服装样品,若都带回去的话,就得给航空公司多付一笔钱。我想感谢你的帮助,来件外套怎么样?是很好的意大利真皮。拜托,请让我为你选一件吧,你就当是帮我,我带回去的服装越少越好。”

萨姆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了车,跟着小胡子走到他的车旁。小胡子打开车子后备厢,萨姆大吃一驚,只见里面装满了不同尺码的皮夹克,这些衣服都被铺成扇形展示着,就像一些男装店门口桌上摆放的那样。

萨姆一边惊讶地感叹着,一边左右移动,仔细地看了起来。突然,他不小心撞到了小胡子的屁股,心里一个咯噔,因为他明显感觉到了一样东西——枪!小胡子完全没在意,他拿起一件深棕色夹克,说:“这件怎么样?我想这件可能适合你。”

萨姆犹豫着没说话,小胡子热情地接着说:“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了,试试看。”

萨姆小心翼翼地问:“不会耽误你赶飞机吗?”

“嘿,没问题的。”此时从小胡子嘴里说出来的是标准的英语发音,这让萨姆更疑惑了。

热情推销

小胡子把手伸到萨姆的肩膀上,想帮他把外套脱下来。萨姆见状,只好把外套脱下,随手放在小胡子车子的后备厢里,然后套上了小胡子推荐的那件夹克,他感觉有点大。小胡子看上去确实是个不错的销售员,他又热情地说道:“感受一下这里料,非常舒适,冬天穿很暖和。拿着吧,找一个好裁缝帮你改一改,只要几美元。你几乎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拥有了一件价值2000美元的夹克。”

“2000美元?”萨姆惊讶得瞪大了眼,“你这些衣服都值这个价吗?”

小胡子耸了耸肩说:“没错。”他向右歪着头,笑了笑,好像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这样吧,你有朋友吗?”

“朋友?”萨姆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

只听小胡子继续说:“你朋友有喜欢穿高档衣服的吗?我猜像你这样的人,一定有不少品位不错的朋友。这件我可以免费送你,还有这些,我可以卖给你,只要300美元一件。你可以以1000美元再卖给别人,就算这样,你也让他们赚到了。这可只有零售价的一半……”

此时,萨姆脑子里还在想着枪的事。不管怎样,作为销售工具,枪还是有点效果的。如果不买,会不会激怒他呢?

小胡子嘴上说着,手里也不停歇,开始从后备厢里往外掏衣服:两件黑的,一件浅棕的,还有一件深绿的。挑完后,他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再给你点优惠,四件1000美元,那就等于你花1000美元买了价值8000美元的衣服。”

见萨姆还在犹豫,小胡子又说:“很合算的,你赚了钱,又帮了我,还能让你朋友以如此便宜的价格,买到意大利真皮夹克。这是一举三得的好事啊!”

萨姆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说道:“那好吧。”

或许是没想到萨姆会如此爽快,小胡子看上去有些喜出望外:“太好了,但我只收现金。你要去取款机取吗?”

萨姆摇摇头说:“我带了现金。”他指了指衣服说:“你能帮忙把这四件放进我车里吗?”

“可以,没问题。”小胡子一脸愉悦地捧起衣服,走到萨姆的车旁,拉开后座的车门,将衣服放在了座位上。等他转过身时,萨姆已经一手拿着自己的外套,一手拿着一叠钞票,递给他说:“你点一下对不对。”

小胡子接过钱,快速清点了一遍:“太棒了,刚刚好。好了,我要赶飞机了。”说完,他就上车走了。萨姆也上了车,径直开回了家。

百密一疏

 

进了家门,老婆玛丽见他穿着一件极不合身的皮夹克,好奇地问:“这是哪儿来的?”

萨姆脱下皮夹克说:“如果你喜欢这样的,我车上还有四件。”说着,他把皮夹克递了过去。玛丽过去曾在商场的女装部工作多年,对服装颇为了解,她上下检查了一番,着急地说:“快告诉我,这不是你花钱买来的!”

萨姆漫不经心地问:“怎么了?”玛丽皱着眉说:“有人跟你说这是真皮的?”

“不仅是真皮,还是意大利真皮,”萨姆似笑非笑地说,“零售价要2000美元。”

“这连20美元都不值!这是人造革,是用塑料做的仿制皮革,蹩脚货!看看这针脚,很多地方都脱线了,衬里用的可能是旧报纸!”

萨姆却一点也不着急,他淡淡地说:“我花1000美元弄了五件。”

“天哪!”玛丽惊叫道,“你是不是疯了?”

“别担心,我是用对方的钱买的。”萨姆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这是他拿后备廂的货给我看时,我从他身上拿的。这里有1000美元,当时就塞在他的衣服口袋里,离他身上那支枪不远。也就是说,这家伙身上总共带了2000美元。所以,尽管我给了他1000美元,我还剩1000美元呢。”

玛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萨姆想了想,又说:“我忘了告诉你上一次的事了。”

“上一次?”

萨姆点点头说:“几个月前,一个假装意大利口音的人问我怎么去机场,他说他是从米兰来的,来这里出差,然后要送我一件夹克,和今天这个人的台词一模一样。他们装得太好了,上一次我没意识到这是个骗局,因为赶时间才没有上钩。但是今天,我又听到了这些话,出于好奇,就想和他玩玩,但也有点紧张,因为他腰上有家伙。”

“老天!”玛丽在萨姆脸上亲了一下,“你活着回来真好!除此以外,你剩下的时间都去干吗了?”

萨姆说和往常一样,今天又去车站“工作”了。那里人山人海,人们手忙脚乱地提着行李,不会注意自己的钱夹和手提包。他就把顺来的现金带回了家,把包和钱夹都丢了。

玛丽满意地笑了,突然,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缴话费和煤气费了吗?”

萨姆用手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光顾着应付那骗子,后来忘记去银行了。我明天再去缴吧。”他从椅子上抓起自己的夹克,伸手去掏口袋里的账单。

 

“这是煤气费……”萨姆皱着眉说,“咦,怎么只有一张?你确定给了我两张单子吗?话费单哪儿去了?”玛丽肯定地说:“早上我把两张单子都塞你口袋里了。”

“糟了!”萨姆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就在他试衣服时,他随手把自己的夹克放在小胡子车子的后备厢里;后来,小胡子把那几件衣服放到萨姆的车上时,萨姆又匆匆忙忙地把自己的夹克拿了起来,话费单极有可能落在了小胡子的车子后备厢里,而话费单上,有萨姆的名字和住址!

想到这里,萨姆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玛丽,我好像犯了个错——”

话音未落,外面突然传来“砰砰砰”的拍门声……

- END -

2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