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个好日子

最后更新 : 2021.06.07  

神奇的手

 

大兴安岭深处有一个祥和村,村里有一个民间乐队,“核心人物”叫马出发,他一招呼,其他人都愿意跟着他一起闹腾。眼下,地里活干完了,马出发叫上哥们儿,把乐器搬到大榆树下,保养维修。

这些乐器都是自制的“山寨”乐器:鼓是空心圆木两面蒙着羊皮;扬琴是一块木板拉着几十根细弦;马头琴更搞笑,“马头”竟是个大葫芦……乐器件件龇牙咧嘴,却 有着正宗乐器没有的韵味。

就在他们捣鼓乐器时,不知何时,一个女孩悄悄地来到了他们身边。她叫芳芳,是专程来祥和村采访的记者,她向马出发他们介绍了自己,好奇地摸摸这个乐器,碰碰那个乐器。突然,芳芳对着马出发惊呼道:“大叔,您的手——”

别怪芳芳惊讶,因为马出发没有双手,但是他可以通过更换不同的假肢,干正常人能干的所有活计,钉铁钉、锯木头、拧螺丝,动作娴熟,轻松自如。接着,马出发邀请芳芳去他家“参观”。见有记者来采访丈夫,马出发的妻子小凤非常开心,她矮矮小小、脚有残疾,跛着脚忙个不停。小凤把马出发所有假肢拿出来,一字儿排开:有钩,有叉,有尖锥,有利刃,各种各样千奇百怪。马出发随手把一个假肢戴在断腕上,三下五除二,将一个没修理完的电饭锅拆开了,卸下一个被烧焦的部件,动作一气呵成,看得芳芳目瞪口呆。小凤自豪地补充道:“马出发口琴也吹得可好呢!”

“吹口琴?怎么做到的?”

见芳芳不信,小凤拿来一把口琴,马出发麻利地换上了一具带有两个铁钩的假肢,将铁钩插在口琴上钻好的两个眼里,调整了一下情绪,摆好了姿势,悠然间,一支悦耳的曲调从小小的农家院飘向了蓝蓝的天空:“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听完马出发独一无二的口琴独奏,芳芳激动地说:“大叔,您真是奇人!”出于记者的职业习惯,她又问:“大叔,您的手怎么会……”

马出发陷入了痛苦,诉说了一段往事。芳芳后悔了,实在不该再去触碰那个“流血的伤口”。她转移话题道:“我听黄总说,她的家乡有一群‘文艺发烧友……”

“黄总,哪个黄总?”马出发眉头皱了起来。

“黄大美,她不是你们祥和村的人吗?是她给我的新闻线索。”

听到黄大美的名字,马出发变了脸,毫不留情地说:“今天的采访就算没那么回事,你不许在报纸上发表写我们的文章。”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要是不听劝,我就去报社告你!”

芳芳委屈地离开了祥和村。

生日闹剧

 

第二天是马出发的生日,乐队的人不会放过这个特殊的日子,“叮叮咣咣”一通吹打,转眼间大榆树下聚了一大群人。大家玩得开心、投入的时候,一辆保时捷轿车由远及近,“嘎”的一声停在了大家面前。车上下来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直奔“舞台”而去,她一把揪住马出发的衣领子,问道:“你怎么回事?”

这人就是黄大美,她从祥和村出去,现在是公司老总了,但她发达后没有忘记家乡,经常回村看看,为大家做了不少好事。

马出发挣脱了黄大美的手,说:“我怎么啦?”

“你为什么把芳芳轰走?我好心介绍她来采访你,你倒好,说要去报社告她,你有病啊?”黄大美气愤地问,忍不住推了马出发一把,马出发一躲闪,一只脚绊在了断腿的鼓架上,人栽倒在一边。

小凤拨开人群直冲过来,不容分说,照着黄大美就是一拳:“你敢打我家老爷们,我跟你不客气!”她虽然又瘦又小,腿脚不利落,可在高大的黄大美面前毫无惧色。

黄大美拉起马出发,冲小凤说:“我不是为他好吗?”

小凤说:“那也得尊重他的意愿,他不愿意,谁也不许强迫他!”

黄大美回身从车里拿出一个精美的蛋糕礼盒,放在马出发的怀里,用缓和的语气说道:“生日快乐。我知道你恨我,可一切都过去了。我让记者来采访,就是……”

不等黄大美把话说完,马出发抢过话说:“你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别再管我的事!”

“你以为我在管你的事?别自作多情了。”接着,黄大美当着大家的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咱们祥和村的蘑菇野菜、土鸡黑猪,都是城里人追捧的‘绿色食品,冰雪资源更是得天独厚。我计划,开发家乡的冰雪文化项目,带动村里的经济发展。我有个旅游公司,可以带动客源,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祥和村沒有名气,我就想,得先把祥和村宣传出去。咱们村的乐队就是一个最好的噱头!所以我让芳芳来采访你们,顺便给祥和村做宣传……”听了黄大美的话,大家都很兴奋,马出发也觉得错怪了黄大美,他想说几句道歉的话,却放不下架子,张不开嘴。

发小往事

 

黄大美和马出发、小凤,其实是从光腚娃娃就一起玩的铁杆发小。马出发的性格就像他的名字,说干就干,还多才多艺,心地善良。大家长大成人,黄大美和小凤都喜欢上了马出发,可马出发对黄大美情有独钟,黄大美家里人也特别喜欢这个准女婿。小凤成了情场上的失败者,她含着泪,赌气和另外一个男人闪婚了。

马出发和黄大美的婚期指日可待,村民们都在等着喝他俩的喜酒。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一天,马出发用炸药去炸鱼,一时疏忽,土炸弹在手里爆了,“轰”的一声巨响,把一切都炸得粉碎。马出发成了残疾人,黄大美爹妈死活不再同意这门亲事,逼闺女解除了婚约。不久,黄大美被家人安排,嫁进了城里。那时候,正赶上改革开放,敢打敢闯的黄大美如鱼得水,赚了很多钱。几十年过去,她已身家不菲。小凤的人生却很不幸,她遭遇了车祸,丈夫当场死了,她自己一只脚被轧掉了一半。后来,她便和马出发结了婚。两个人,三只脚,一双手,互相搀扶着走到了今天……

 

 

这就是马出发的往事。芳芳写的报道发表后,马出发的故事很快传了开来。之后,记者接二连三地来村里采访,祥和村和它的“山寨”乐队,出名了。

祥和村成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示范村。冬天,山坡摇身一变成了滑雪场,滑雪器具土洋结合,既有雪橇和滑雪板,也有五花八门的土爬犁,游客源源不断。

这天,一个旅游团来到了祥和村,黄大美和芳芳也跟团来了,芳芳要重游祥和村,再做一次深度报道。马出发拉出了自己新做的“梦想号”爬犁,要进行首次“试航”。

“梦想号”被装饰得五颜六色,像彩色花轿一般,夺目耀眼。“梦想号”被牵引到山坡顶端,马出发在前驾驭,黄大美和芳芳坐在他身后。随着一声“走你”,“梦想号”向山坡下驶去,跑着跑着颠簸起来,把芳芳“扔”在了半路。黄大美紧紧抱住马出发,他们像穿越了时空,回到了纯真的孩提时代,放声呼喊:“我要飞!我要飞……”突然,“梦想号”失控翻车,他俩真的“飞”了出去……

人们欢笑着聚拢过来,把黄大美从雪坑里抠了出来,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马出发说:“你整的什么破玩意儿,把老娘我摔完犊子了!”马出发则半身卧在雪坑里,开玩笑说:“黄大美,你太沉了!”

日落西山,马出发被哥们儿拉去喝酒。家里,就剩下小凤和黄大美两个人了。她俩一杯接一杯地大口喝酒,说着那些远去的陈年往事。喝着喝着,黄大美轻轻地放下了酒杯:“小凤,有件事,这么多年我一直没说,我心里好苦。那年秋天,我妈身体不好,瘦得皮包骨头,那时咱们都穷,买不起好东西,我就找到出发,求他下河抓几条鱼给我妈补身子,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结果,第二天就出事了,我爸妈逼我解除了婚约,你说,不是我害了出发又是什么?”

黄大美做好了承受一切责备的思想准备,万万没想到,小凤说:“不对,出发不是因为你出事的,不是,肯定不是!”

“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凤说:“真相是这样的——当年,我看怎么也争不过你了,就赌气嫁给了我前夫。没多久,我就怀孕了,想吃鱼。我让前夫下河去抓几条,可他说水太凉,死活不去,我心里老委屈了。那天,我站在老榆树下偷偷抹眼泪,被出发看见了,他问我怎么回事,我就跟他说了实话,他说小凤你别难过,我去给你抓鱼,保证你吃到又肥又大的鱼。结果,第二天……”

黄大美打断道:“你说的不对,出发是为了我出事的!”

小凤争辩道:“你说的才不对呢,出发是为了我出事的!”

两个女人激烈地争执起来,摔碎了酒杯,砸碎了碗,可争着争着,她们抱在了一起,痛哭起来。

窗外,群星灿烂,皓月当空,不远处传来唢呐声声,还是那支人人耳熟能详的曲调:“明天是个好日子,打開了家门咱迎春风……”

- END -

2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