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邻居的故事

最后更新 : 2021.06.07  

 

这天傍晚,玛蒂尔达正在自家院子里修剪花草,突然听到隔壁邻居的院里传来争吵声,是威尔逊太太和她的女儿夏洛特在吵架。

威尔逊太太是个不幸的女人,她的女儿夏洛特从小患有肌肉萎缩症,不久前,丈夫又离家出走,和“小三”跑了。威尔逊母女俩的生活顿时陷入了困境。

玛蒂尔达忍不住侧耳倾听,很快明白了母女俩为什么争吵。原来,威尔逊太太要把女儿养了四年的宠物狗拉各斯送走,她们已经养不起这条狗了。

夏洛特哭着哀求妈妈,说自己放学后可以去送报纸挣钱。这个办法当然不行,因为患有肌肉萎缩症,夏洛特已几乎无法靠双腿支撑自己的小身板了。

回到屋里,玛蒂尔达想了很久,她很同情威尔逊太太的境遇。在玛蒂尔达看来,男人大多是“低等生物”,她自己的丈夫就不是什么理想对象。现在的关键是,这事自己能帮上点什么忙吗?

玛蒂尔达思考着,很快想到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她快步从前门出去,朝威尔逊家走去。

威尔逊太太打开了门。玛蒂尔达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不经意间听到了您跟夏洛特的谈话——如果您愿意的话,我能帮忙解决问题,而这也能解决我自己的问题。”

玛蒂尔达告诉威尔逊太太,她的丈夫喜欢烹饪,经常做些肉糕、香肠什么的,所以家里的冰柜塞满了肉和汤骨。最近,他们决定搬去加利福尼亚,那里的天气对身体更好。丈夫已经动身了,等他在那里找到工作安顿下来,自己也会搬去。

接着,玛蒂尔达说:“问题是,我患有痛风,不能再吃肉了。我丈夫囤在冰柜里的那些肉,我留着也没用,又不能卖给别人吃。有些肉冻了很久,有点冻坏了,不过我想,您家的拉格斯应该不会介意,狗总是容易打发的。这样一来,您就不用把它送走了。”

威尔逊太太感激地说:“天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您就像童话里的仙女教母,但我不能白拿您的食物啊!”

玛蒂尔达笑了:“别这么说。如果您一定要付钱,何不让夏洛特每天到花园里帮我一会儿忙?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弯腰修剪花草了。”

威尔逊太太说:“好的,如果夏洛特愿意,那就听您的。”

夏洛特从自己房间里出来时,脸上还满是泪珠,鼻子红红的。听说玛蒂尔达可以为拉格斯提供肉,夏洛特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她对玛蒂尔达说:“您让我干什么都行!拉格斯会为我做任何事,我也会为它做任何事。”

事情就这么定了。接下来的几周,夏洛特每天晚饭前都会去玛蒂尔达的院子里,勤勤恳恳地挖上半个小时蒲公英。活儿干完以后,玛蒂尔达总是用一个苹果或一些蜂蜜饼干款待她,再交给她一包从冰柜里取出的肉,叮嘱她“记得彻底解冻,这样拉格斯才不会肚子疼”。

有些晚上,给的是切碎的牛排,有些时候是猪肉末,每隔三四个晚上是一块大骨头。好几次,玛蒂尔达给了夏洛特一些混在一起的肉,解释说:“这些本来是要做牛肉腰子派的,我丈夫很擅长做这道英国传统美食。他走之前都要做好了,我却不能吃。”

夏天一天天过去,冰柜里的肉越来越少。威尔逊太太开始担心,玛蒂尔达有一天会说:“啊,亲爱的,我要去加利福尼亚了。”到那时,又该怎么办呢?

谁知,好运意外降临,威尔逊太太离家出走的丈夫有位年迈的叔叔,名叫哈维,这天他前来拜访。等夏洛特出去玩耍的时候,他对威尔逊太太说:“我侄子是个蠢货,彻底没救了,可我不希望你因为他的愚蠢而受罪。”

威尔逊太太一开始还不明白老人的意思,直到一张支票摆在她面前。哈维叔叔说:“我的银行每个月都会寄一张支票给你,直到你渡过难关。我没孩子,你就安心接受我这个暴脾气老律师的帮助吧。”

威尔逊太太的经济状况好转了,但玛蒂尔达仍源源不断地送来骨头和肉,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威尔逊太太不想伤害这位善良邻居的感情,就没有拒绝她的馈赠,夏洛特因此也继续着每天晚饭前的拜访,挖完令人讨厌的蒲公英后,她又开始清理花园里的其他杂草。

秋天即将来临的一天,玛蒂尔达对夏洛特说:“我收拾得差不多了。我丈夫现在有了工作,还找到一间不错的公寓,所以我很快要搬去加利福尼亚。这是最后的一包肉了。不知道你妈妈想不想要那个冰柜?虽然是旧的,但用着还不错。你们为一个孤独的女人带来了很多快乐,谢谢!”

夏洛特把这一切告诉母亲后,母亲说:“好吧,但这次我一定得给她钱,不能就这样白拿,她已经为我们做了那么多。”

最后,玛蒂尔达被说服收下了二十美元。搬家工人来搬家具时,她让他们把冰柜搬到了威尔逊太太家。她的房子也已经卖掉了。

搬家工人走后,威尔逊太太最后邀请玛蒂尔达过来喝一杯茶,她满怀感情地说:“我们会想念您的,玛蒂尔达太太。夏洛特、拉格斯和我都会想念您,尤其是拉格斯,我猜。”

玛蒂尔达笑着说:“我会从阳光明媚的加州寄明信片给你们。”

喝完茶,玛蒂尔达与威尔逊太太和夏洛特拥抱,又摸了摸拉格斯,然后钻进了出租车。她给威尔逊一家留下的最后身影,是一只戴着手套的手,透过后车窗朝她们挥舞着。

第二天晚上,哈维叔叔来威尔逊太太家里吃晚饭。他经常过来吃晚饭,看看她们是否生活安好,还缺不缺什么东西。

威尔逊太太做了夏洛特最喜欢的锅烤土豆泥。夏洛特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和哈维聊天:“哈维叔公,我们失去了一个好邻居玛蒂尔达太太。她的丈夫终于找到了工作,所以她去了加利福尼亚。她想把冰柜送给我们,但妈妈还是坚持给了她一些钱。她已经为我们做了这么多,我们可不能再白拿东西。她给了拉格斯那么多肉,还有那些美味的大骨头,它正在啃最后一根呢。”

聽到有人唤它的名字,拉格斯乐颠颠地来到厨房,向哈维叔叔展示着属于它的奖赏。

威尔逊太太抗议道:“拉格斯,你这个坏家伙,快把那脏兮兮的东西叼到外面去!”

哈维叔叔打圆场说:“它只是想炫耀一下罢了。我带它出去,吃完晚餐正好去透透气。夏洛特,你帮妈妈收拾桌子,然后来找我们。”哈维叔叔把狗赶出屋子,让它叼着骨头一路跑到花园尽头。

 

拉格斯一开始并不打算交出它的骨头,但最终还是顺从了,追着哈维叔叔扔出的一根棍子跑了一会儿。在扔棍子给狗玩的间隙,哈维叔叔发现,那根骨头的骨节十分眼熟,而且越仔细看,越勾起他当助理检察官时的那段回忆。

拉格斯跳起来要骨头,哈维叔叔再一次把木棍扔了出去。随着暮色越来越深,那块骨头似乎在闪闪发光。退休后的这一年已经让哈维叔叔的思维不再那么敏锐,但他还是在脑海中细细想象着,万一事情曝光后可能出现的场景:小报的骚扰,记者的采访,夏洛特和她妈妈不堪其扰的生活……他在正义的天平上做着权衡: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甚至可能非常讨厌的人,值得付出夏洛特和她妈妈的生活吗?

哈维叹了口气,把那根人股骨尽可能远地踢进灌木丛深处——有些真相,还是不要揭开的好。他唤回拉格斯,转身走向那栋舒适的、窗户透出光亮的小房子。

- END -

4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