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不好办

最后更新 : 2021.06.07  

 

大崔经营着一家烟酒店,平时也喜欢喝酒,可他酒后总爱吹牛,经常许下兑现不了的承诺。

周末,大崔陪媳妇回娘家吃饭,酒过三巡,他又飘了,满脸通红地对小舅子说:“阿标,我的朋友都是有权有势的人物……有事说话,姐夫给你搞定!”

“吹啥吹?我还不知道你?”小舅子阿标闷头喝酒,“我这正有麻烦事,可和你说有用吗?”

“瞧不起谁呢?”大崔蹿起来较劲道,“说!啥事?”

原来,阿标的汽车由于违停多日被贴了罚单。交警队打电话告知他,车辆占用消防通道耽误了救火,造成了严重后果,交警队责令他立即到指定部门接受处罚。阿标哭丧着脸说:“耽误了救火,驾驶证肯定废了,没准还得拘留……”

大崔听罢大手一挥:“这事交给我,保证给你解决喽……”

第二天一早,大崔酒醒了。媳妇皱眉问道:“昨天你许诺的事,到底能不能办成?”

大崔一头雾水,问什么事,媳妇拿出阿标的驾驶证,大崔这才想起昨天的事,不由得面露尴尬。

整个上午,大崔都在店里骂自己,都怪自己酒后吹牛,这事可怎么圆呀?正想着,老顾客老董进来买烟了。大崔眼前一亮,心说,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老董常来大崔这里买烟酒,出手阔绰,平时闲聊,老董常说自己朋友多,路子广。想到这,大崔便把阿标的事和老董说了。老董听罢,说道:“交警队我倒是有熟人,要不,我给你问问?”

大崔犹如抓住救命稻草,连声拜托老董多费心。

当天下午,老董回到烟酒店。他将驾驶证递还给大崔,说:“搞定了,所有违法记录都已经清零,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哎哟好哥哥,你太给力了!”大崔高兴得恨不得抱起老董,“我可得好好请请你!”

“我倒无所谓,关键领导那边……”老董欲言又止,大崔立即反应过来:“我请领导喝酒!”

老董笑笑,说:“那倒不必了,你拿一万块钱就行……”

大崔一愣,马上心领神会:这么大的事,一万块钱就能给解决了,真不算多……

得知事情办妥,阿标感到难以置信。大崔拍着胸脯说:“不信你去交警队查查嘛!”

阿标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驾驶证赶往了交警队。查询结果,果然显示驾驶证为正常状态,没有任何违章记录,更没有被吊销。阿标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媳妇也连连夸赞大崔。大崔得意道:“我也不傻,我先到交警队查过驾驶证,的确没问题了,才把钱给了老董……”

没过几天,阿标又请大崔喝酒。这次大崔多了个心眼,提前先问:“找我啥事?”

“小事一桩,姐夫你一句话就能搞定!”阿标说,还是他那辆汽车的事,这次他去检车,车况不佳,说啥也通不过检测,他求大崔找找关系,想办法把车检弄合格了。

 

大崔当即联系老董说明情况,老董一口答应,他将阿标的车开走,说第二天检好了就来还车。可是,一晃好几天过去,老董不仅没来还车,连手机也不接了。大崔正发愁呢,老董开着车来了。他将车钥匙递给大崔,有些尴尬地说:“我这几天太忙,没顾上去办你的事……你要是不着急,再等几天?”

大崔有些意外:“啊,再等车就漏检了,你要是忙,我自己去办吧,你提前给领导打个招呼?”

“领导出差了,再等几天吧!”老董说罢要走,大崔忙让老董把提前要去的“好处费”还给自己。老董无奈地掏出一沓钱放在桌上,接着便走了。

大崔叹了口气,正要伸手去拿钱,不料却被一个人抢先一步夺走了。大崔一看,夺钱的也是自己的一个顾客,姓谢。小谢也常来买烟,每次都买最便宜的那种。

小谢说:“刚才我挑烟的时候,听到了你们的对话。不就是检车嘛,这种小事,我分分钟搞定!”

“真的?”大崔质疑道,“老董都办不成,你能行?”大崔将老董上次办成的事讲了一遍,那意思是在警告小谢:别吹牛蒙我,更别想骗我的钱!

小谢听罢,一脸不可思议:“这老董还真有两下子呀……”

接着,小谢向大崔保证,检车的事,他肯定能办成。大崔虽然不信,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还是将车钥匙给了小谢。

没过几天,小谢来还车,还真给检验合格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大崔赶忙取出一条好烟递给小谢。

小谢将烟推回去,笑道:“好处费已经给过了,这个我就不要了。我这人办事讲规矩,不贪,咱处处你就知道了,以后有事随时找我!”

没过几天,大崔急匆匆地将老董和小谢都约到了烟酒店。大崔为两人介绍了对方,就开口请两人帮忙。原来,阿标又闯祸了!

阿标昨晚去参加聚会,他嫌自己的车太破没面子,于是找朋友借了台好车。谁料由于对车的性能不熟悉,他驾车撞倒了一个路人。阿标不仅没有停车救人,竟然还开车跑了!事后他惊恐万分,连夜找到大崔,乞求他托关系解决此事。

小谢听完,笑着问老董:“董老兄可有办法?”

老董“哼”了一声:“我当然能办!不过如果你也行,我让给你好了!”

小谢点点头:“刚好我和公安局局长挺熟。”说着,他大摇大摆往门外走,“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去!”

“还公安局局长?真能吹!”老董见小谢出去了,对大崔说,“这是肇事逃逸,人命关天的事,谁敢办?你可别让他骗了你的钱!”

不一会儿,小谢回来了,说:“局长点头了,这事能办!”他刻意避开老董,凑近大崔耳语一番,见大崔点头同意,他哼着小曲瞟了老董一眼,转身去了卫生间。

老董趁机问大崔:“那小子和你说啥?”

“他说先让阿标过来,要问清昨晚的情况,到时好串供……”

时间不长,阿标来了。他刚走进烟酒店,突然冲进来几名警察,迅速将他控制起来。老董见到警察大惊失色,正要翻窗逃跑,被小谢一把拽下来,反手给他戴上了手铐。

原来,小谢是一名公安干警。那天,他来买烟,无意间听到了大崔和老董的对话。出于职业敏感,他借机向大崔套话,发现了大量问题,于是展开调查。

小谢发现,所谓的“吊销驾驶证”,竟是一个诈骗团伙设的局。他们通过司机留在车上的挪车电话联系到对方,以吊销驾驶证为由,实施进一步的诈骗。阿标心虚,不敢去交警队询问,结果被老董钻了空子。老董平时靠行骗敛财,以前也参与过此类贴罚单的骗局,这次他到交警队一查询,发现阿标的驾驶证没问题,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他谎称是自己出力将驾驶证的问题解决了,骗取了一万块钱。

说来也可笑,后来,老董为了得到检车的“好处费”,竟自费到汽修店给阿标修车,不料修理过后还是不合格,他只好放弃,将车开回,退回了“好处费”。

小谢查到,老董找的那家汽修店,竟将劣质配件换在车上,难怪检车还是不合格。小谢联系相关部门,目前这家汽修店已被查封。小谢把大崔给的“好处费”用作修理费,在正规汽修店将车修好,这才检测合格。

刚才,小谢意外得知阿标肇事逃逸,便以“串供”为借口,将其引来。他出门打电话,其实是向上級汇报情况,准备实施抓捕。

阿标得知事情真相,又想到自己的犯罪事实,当即瘫倒在地。

大崔没想到自己酒后吹牛,竟引来这么多事。自此,他把酒戒了,再也不敢吹牛了

- END -

1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