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件舍不得扔的旧物吗?

最后更新 : 2021.06.15  

爸爸的红衬衫

 

那时我借了钱按揭买房,不得不节衣缩食。这天,母亲拎着大包小包来看我,满脸嫌弃地说:“你爹简直发神经,让他买点吃的,净挑甜的腻的,除了你谁吃得消?”末了又拿出一件红衬衫来:“最离谱的是这个,难得买件新衣裳……你瞧瞧,这颜色像老头穿的吗?”

我忍不住笑了,母亲又说:“人家不给退,你看看能不能穿。”我试了试,大小正合适。后来我才知道,那些都是父母“合谋”买的,父亲成了“背黑锅”的人。现在那些食物早被我吃完了,而这件已经过时的衬衫依然挂在我的衣柜里。

(徐嘉青)

“言九生”

 

小郑考研“二战”失败,心灰意冷,连另谋出路的信心都没了,家人劝了半天,他根本听不进去。这时,爷爷从里屋端出个盒子,小郑知道,里面全是他视若珍宝的旧物。

爷爷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一张纸,递给小郑。纸很有年头,边上画了几朵褪色的花,中间是笔迹稚嫩的三个大字:言九生。见小郑疑惑,爷爷缓缓开口:“我当年也考过,一样连续几年考不上,那时你爸年纪小,还不知道‘研究生是啥,见我难过,就给我画了这个。你看我现在不是过得挺好的?这个就送给你吧。”

小郑看着那三个字,莫名地燃起了希望。

(郑燮)

“跳饭”

 

爸妈马上要跟我搬去城里了,我为了省事,老屋里的东西能扔就扔。收拾厨房时,爸爸翻出一只灰蓝色的小碗,宝贝一样揣着。我劝他:“爸,这个怪占地儿的,我给您买新的。”爸爸摇摇头:“不行,扔啥也不能扔这个。”

我这才知道,爸爸小时候饿坏了胃,身子弱,奶奶煮稀饭时会把这只碗放在锅中间,水开的时候,为数不多的米粒多半会跳到小碗中。她把这碗“真正的稀饭”端给爸爸,锅里剩下的都是清汤寡水,最多有点红苕……

(曾荣莉)

救命的“良心秤”

 

二十年前,卖柑橘的大陈正在摊子后面吃饭,突然听到旁边吵了起来。原来旁边那个卖苹果的小贩缺斤少两,被客人发现了。客人将苹果拎到大陈面前说:“大哥,那人死不认账,麻烦你帮我稱一下。”大陈答应了,五斤苹果上了他的秤,只称出四斤,谁知那卖苹果的反咬一口:“谁知道你俩是不是一伙的……”

大陈向来凭良心做买卖,哪里受得了这窝囊气?立刻拎着秤走过去理论,这时,只听“嘭”的一声,一辆摩托车突然失控,撞翻了大陈的柑橘摊。从那以后,大陈一直珍藏着这秆秤,他说有良心会有好报,关键时候没准能救命。

(徐林建)

珍贵的笔记本

 

父亲珍藏着个笔记本,就连搬到城里都贴身带着。小丽想知道里面写着啥,父亲却不肯说。这天小丽放学回家,发现自家楼道里浓烟直冒,恰好父亲也回来了,他先是一怔,二话不说便往里面冲。小丽大惊:“爸,快出来!”

好在并没着火,只是虚惊一场。父亲很快就抱着笔记本跑了出来。

小丽抱住父亲就哭:“爸,你吓死我了,非要抢这个破本子干啥呀?”

父亲抹抹被熏黑的脸,“嘿嘿”一笑:“这是我借钱进城安家、供你读书的账本,钱都还没还清呢,万一烧了怎么办?”

(风开季节)

姑妈的旧手机

 

姑妈上了岁数,一直在用一款老式手机,家人要给她买个智能机,她总以“玩不转”为由拒绝,可现在出门要查健康码,我便趁姑妈生日帮她换了手机,手把手教她怎么用。

几日后,姑妈来我家玩,我发现她还随身带着那个旧手机,便问:“这个都没用了,您还带着干啥?”

姑妈顿时沉默了,半晌才点开短信界面,第一条是“妈,我这周末回家吃饭”。我顿时明白了,这是消防员表哥生前发给姑妈的最后一条信息。

- END -

2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