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刺客”的故事

最后更新 : 2021.06.21  

老蒋是个退休老师,他有个不省心的儿子,名叫小青。小青从小逆反,总和老蒋对着干。好不容易从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毕业,老蒋敦促他早日考上教师编制,小青却摇头道:“爸爸,人各有志,你放过我吧,我有自己喜欢的事。”

 

老蒋发出最后通牒:“咱蒋家三代人都当老师,你干别的事,我不支持!”

听了这话,小青摔门而出。

一连几个月,小青早出晚归,父子俩几乎见不上面。

这天,老蒋的老同事来串门,给他带来一个消息:“蒋老师,这几天我从新茂大厦路过,每次都见小青在大厦底楼一家文身店里面,您知道这事吗?”

“文身店?你看准是小青?”

老同事点点头:“我从小看着小青长大,绝不会看错,蒋老师,小青千万不要文身啊,招考公务员、事业编,都受限制!”

这晚,等小青一到家,守候“猎物”的老蒋不由分说把他拉进卧室,逼着儿子把衣服脱了,发现儿子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文身,他惊诧道:“你没文身,去文身店干什么?”

小青见瞒不过去,解释道:“实话告诉你吧,那是我贷款租的店面,生意很好,每天都忙不过来。贷款快还完了。”

老蒋大惊失色:“什么?你怎么能把这种事儿当成职业?”

小青反驳道:“刺青是人体艺术,怎么不能干?岳母还在岳飞后背刺‘精忠报国呢!”

“你知道吗,从西周开始,文身刺字就是惩治犯人的刑法手段,黥刑就是把罪行刻在犯人脸上。明明是坏事,还往艺术上扯?”老蒋说完,铁青着脸,从抽屉里翻出来一张银行卡,硬塞到小青手里,说,“卡里有二十万,密码是你生日。你先拿去还贷款,把店关了。以后不准再干文身的事了!”

小青拿着银行卡,看着父亲失望的目光、一头花白的头发,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小青拾起了学习资料,认真备考。老蒋打心里高兴。不过一到晚上,小青便说要出去透透气,直到夜深才回家。

这晚,老蒋在朋友家下棋,下完了骑车回家。半路上,他发现一个背影很像小青,停下车仔细一看,确认是小青。只见小青又走进了一家文身店,店名叫“暖心刺客”。老蒋的火“腾”地冒了出来:好小子,还敢骗我!

老蒋把自行车靠在路边,透过橱窗观察店里的情况,可橱窗内拉着厚厚的窗帘,什么也不看清。老蒋推门而进,不顾伙计的阻拦,闯进内间。

只见操作台前,小青正全神贯注在工作,而袒露上身、躺在床上的,居然是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手术床一侧站着一位中年男子,满脸微笑看着他。

小青见老蒋来了,惊慌失措,站起身说:“爸爸,再有半个小时我就完工,等会儿我慢慢解释!”

“你还解释什么?我没想到,你连最起码的社会道德都不讲!这孩子还未成年吧?”老蒋气愤地说。

中年男子却示意小青继续工作,他拉着老蒋走出店外:“这事是我恳请小青师傅干的,请您跟我出去一下!”

远离“暖心刺客”文身店,中年男子道:“大叔,是这样的,我儿子去年生了场大病,动了手术,胸口留下一条很长的伤疤,情绪变得很消沉,产生了自卑心理。后来,他在网上看见新闻,说有个男人在手术后的伤疤上文了一棵树,既能遮盖伤疤,也寓意重生。儿子眼睛一亮,对我说,‘爸爸,我也想在伤疤上文一个这样的图案。我觉得儿子长大了,应该尊重他的想法,就找到小青师傅,恳请他帮忙。您别怪小青师傅!”

听完这番话,老蒋愣在那里,打内心佩服这位父亲。

過了许久,老蒋缓缓地说:“你跟小青说,是我错怪他了。”说完,老蒋骑车回家,第一次懊悔自己太莽撞。做了这么多年老师,一直把善待生命、尊重学生作为初心,可自己对儿子却一直这么霸道。

小青回到家,发现爸爸还没睡,正等着他,便主动坦白道:“爸,我错了,不该瞒您。这段时间我白天复习,晚上去‘暖心刺客打工,因为我不想动用你们的钱。等我还清贷款,一定全心全意备考。”说完,他把银行卡递还给老蒋。

老蒋没有接,动容地拍着小青的肩膀说:“爸爸想了一个晚上,有你这样的儿子,我很骄傲。爸爸不该让你按我想要的方式发展,你喜欢什么就去做吧。”

小青也说了真心话:“爸爸,其实我愿意当老师的,可我不想活在你的指挥棒下,所以我一直和你对着干。你放心,我一定认真备考,文身的事我还是想继续做,当作个人爱好,行吗?”

老蒋听了这话,紧紧抱住儿子。这是儿子长大成人后,他第一次放下父亲的架子,拥抱儿子。

几个月后,教师招考成绩公布,小青通过了。他高兴地回到家,想把喜讯告诉爸爸,可爸爸不在家,手机也没带走。爸爸去哪里了?

小青和妈妈焦急地寻找老蒋,转遍他常去的地方,问了所有熟人,直到深夜也不见他的身影。

小青打算去派出所报案,路过“暖心刺客”文身店,他猛然发现爸爸坐在门口台阶上。小青扔下自行车跑过去,老蒋见是小青,站起身笑着说:“咱们回家吧!”

 

“爸爸,大家找了你一晚上,你怎么在这儿?”

“唉,不知怎么了,我出门忘了带手机,后来居然把回家的路也忘了。我走到这家店,想起你在这里打工,就坐在这里等你,果然等到你了!”老蒋兴奋地说。

爸爸找到了,小青却很伤心,一向生活有规律、做事有章法的爸爸竟然找不到家,这是怎么了?

小青带着爸爸回到家,把情况向妈妈一说,他们第二天便陪老蒋去了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得出结论,老蒋是阿尔茨海默病。

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小青心疼地看着爸爸,对他说:“爸爸,我帮你写张卡片塞在口袋里,上面写着我的电话和家庭地址。万一找不到回家的路,你就找别人帮忙。”

没想到,这个办法却经常失效,随着老蒋病情的发展,糊涂的时间越来越多,塞在兜里的卡片,也常常被他弄丢。

这天,小青忽然想到一个办法,对妈妈说:“我想把我的电话号码设计成文身贴纸,贴在爸爸的手腕上,这样万一他走丢,好心人一定能联系到我。我本来想过,直接给爸爸文身,但一是比较痛,二是内容不能更换。我想了半天,文身贴纸是个折中的好办法。”

妈妈想了想,说:“给你爸准备的卡片总是丢,文身贴纸是个好主意!不知道他愿意吗……”

母子二人带着老蒋来到“暖心刺客”文身店,坐在操作台前的小青首先伸出自己的左臂,露出手腕,擦洗干净,接着,他把设计好的文身贴纸背面涂湿,覆盖在自己的手腕上。轻轻按压后,撕下底纸,一行清晰美观的电话号码,就转印到了手腕上。

老蒋见了,高兴地说:“好神奇!我也要这样的贴纸!”

妈妈和小青见老蒋同意了,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自从用上了文身贴纸,小青和母亲再也不用担心老蒋出门时,会把自己弄丢了。

口碑相传,很多有失智老人和智力障碍者的家庭,都觉得这个方法很棒,便去找小青帮忙,让他制作一款美观的文身贴纸。

小青一律免费服务,他说:“这样的暖心文身,是无价的……”

- END -

2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