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的故事

最后更新 : 2021.06.22  

大清早,卢克被闹钟吵醒了。闹钟欢快地说:“嘿,你得起床了,到时间了。”

卢克还没睡醒,他转个身趴在床上,又把头埋到了枕头下面。闹钟的声音变得不那么友好了:“哎,你没听到吗?现在该起床了!”

卢克只好坐了起来。他揉了揉睡肿的眼睛,穿上拖鞋站起来。

“来吧,走了!”拖鞋齐声唱着,卢克披头散发地被带到了厨房。

厨房里的各种餐具齐声向卢克问候:“早上好!”

卢克叹了口气,以前他是很欣赏这种殷勤的,但现在他越来越感到厌烦。这是当今的潮流,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独自生活,所以人们开发出一系列拟人的新奇物件,好让生活变得更愉快。渐渐地,这潮流就有些过火了,连家里最小的用具都能自己拿主意:衬衫会自己扣扣子,领带会像蛇一样自己系到脖子上,电视和音响争吵着由谁来取悦主人……卢克有时甚至会怀念起以前那些沉默的老物件,现在只能在古董商那里找到这些东西了。

卢克在餐桌边坐下,“正宗的哥伦比亚咖啡来了!”冒着热气的咖啡杯宣布道。

餐巾跳起来围到了卢克的脖子上,力道有点重,卢克忍不住做了个鬼脸。如果再这样下去,某一天,这该死的餐巾会把他给勒死的。

“您对早餐不满意吗?”烤面包机似乎察觉出些什么,用担忧的语气询问道。

卢克突然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我受够了!”

就在这时,可视门铃说道:“门铃响了!”因为没有得到卢克的回答,它叫得更大声了:“有人来了,门铃响了!”

卢克无奈地说:“是谁?”

门铃回答:“一个年轻女人。”

“她长得怎样?”

可视门铃开心地说:“漂亮,有点像你的前女友。”

“她可不是最好的标准。算了,让我接吧。”

一张迷人的面孔出现在了可视门铃的屏幕上:“卢克·魏尔伦先生吗?”

“是我,有什么事?”

“我叫约翰娜·哈顿,我们正在做一个关于优化女性情趣机器人对话系统的调查。我在您楼下,我能上来吗?”

卢克摸了摸下巴,他没有刮胡子。昨天,他的电动剃须刀竟然想要在他做早餐时为他刮胡子,结果掉到了锅里,他得去买个新的了。

卢克大声说:“可以,请进!”

结果,美丽的女访客是个抢劫犯。门一打开,她立刻用手枪制住了卢克。三分钟后,她将卢克绑在了一把椅子上,开始洗劫他的公寓。

约翰娜抓起烤面包机,把它扔进一个大包里,随后又抓起咖啡机。咖啡机恐慌地叫道:“救命啊!”

约翰娜到卧室继续搜寻,突然她“哎呀”一声叫起来。原来,卧室的门夹住了她的手指,她野蛮地一脚就把门合页踢脱了。

卢克忍不住说:“别这样,这只是些没有生命的物品。”

约翰娜讽刺道:“没有生命的物品,难道您就有灵魂吗?”

卢克警告道:“警察要到了。”

约翰娜却满不在乎:“没什么可怕的,如果可视门铃不叫他们,他们是不会来的,而我已经扯断了可视门铃的电线。”

事实上,可怜的可视门铃刚才一直在努力拨打警局的电话,结果毫无作用,它没发现自己已经被断了电。这时,卢克身下的椅子偷偷对他说:“别担心,卢克,我们会想办法让你逃出去的。”接着,它开始了振动,目的是给卢克松绑。

随后,一把刀靠近了卢克手边的绳索:“嘘,是我。你要装着什么事都没有。”刀无声地割着绳结。

这会儿,约翰娜的大包里已经装满了东西,她走近不能动弹的卢克,将脸靠近到离他的脸几厘米的地方。如此接近,以至于卢克能闻到她的香味和汗味。她会对他做什么呢?她靠得更近了,然后给了他一个长长的吻:“谢谢你的一切!”说完,她走了。

此时,卢克背后的绳子终于被不懈努力的刀子割开了。卢克一不小心,从椅子上向前栽倒,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当卢克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脑袋上有个很疼的包。他看着被洗劫一空的公寓,没有了烤面包机,没有了咖啡机,没有了闹钟……没有声音,他成了一个人。他不知是应该感谢这个女强盗帮自己摆脱了那些物件,还是应该怀念曾经陪伴他的机器。

 

卢克愣了一会儿,感到一阵极大的空虚向自己袭来。他艰难地站了起来,拿起外套,下楼去了咖啡馆。这家咖啡馆就在他家楼下,令人安心且熟悉。

“老朋友,你看起来不是很精神啊!”咖啡馆老板说道。

卢克说了事情经过,接着说:“我曾經希望不再依靠那些新奇玩意儿,结果它们真的被偷走了,我却并不开心。”

“我明白你的忧伤。”咖啡馆里的自动售货机说,“现在你是完完全全一个人了。来,我送你一份小吃。”自动售货机给了自己一枚硬币,然后大方地递给了卢克一个装满花生的盘子。

卢克仍然沮丧,什么也没说。

走出咖啡馆时,卢克抬头,看到了早上的那个女子。多大的胆子啊!在洗劫了他家以后,她竟然还敢在这个区域逗留。卢克心跳加速,心中一团乱麻,他的嘴唇还记得她的吻。卢克需要和她谈谈,他追着年轻女人跑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刚开始时吃了一惊,但当她认出卢克时,却显得放下心来。

卢克在心里问自己,他应该胁迫她跟自己去最近的警察局吗?最后,他对女子说:“您知道吗,我并不怪您拿走了那些物件,我甚至几乎要感激您了。您的吻……”

“什么,吻?”

卢克犹豫了。突然,女人大笑起来,把他推靠在墙上。她抓住卢克的衬衣领口,干脆利落地撕开了他的衬衣,露出了他的胸膛。卢克是那么的惊讶,以至于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只是用眼睛盯着女人直直向自己伸来的手。

卢克的皮肤被划破了,他以为自己会死去,却没看到一滴血从自己的胸膛里流出来。年轻女人在他的皮肤上打开了一个小活板门,然后取出了一个人工心脏。

“您认为您可以用这个来爱吗?”她大声说着,将人工心脏放到了卢克手中。“多么无耻啊!在我面前的是一台自以为能够评价其他机器的机器!您认为那些没有生命的物件没有灵魂,可真正的问题是:有生命的人类,您有灵魂吗?”

女人盯着那跳动着的红色器官,卢克也凝视着这个在自己手掌上怦怦作响的器官。

女人说:“这只是很平常的型号。”接着,她拿起人工心脏,将它重新放回了卢克胸部的小活板门里,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她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也是,我也藏着一个呢,一个一样的,在我的胸脯后面。地球上已经很久没有活着的器官了。我们都是自以为活着的机器,因为我们的脑子里有这样的程序,以便让我们产生幻想。您和那些物件唯一的区别就是,您还在做梦。醒醒吧。”

- END -

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