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石人的故事

最后更新 : 2021.06.22  

同福酒樓老板孙石福,除了开店经营,还是个痴爱玉石的人。这天,他走出酒楼溜达,忽见一人手里捧着块石头。孙石福眼睛立马亮了,他快步走到那人面前,说:“这位爷,你这石头肯卖吗?”

那人一副山民打扮,说:“给我二十两银子,就卖给你!”

孙石福心中一喜,连忙道:“肯卖就好,我不计较银子多少,给你四十两银子。”

山民一听,笑着说:“掌柜的,我这块石头开价二十两,你却肯付四十两,我猜你定是个爱石头的人,这石头我就卖给你啦!”山民说完就将石头给了孙石福。孙石福正感叹山民的举止不一般,山民又说:“大掌柜的,我家还有块大石头,你有兴趣随我去看看吗?”

孙石福喜出望外:“好啊!”

两个人坐上马车,七拐八转,到了傍晚,方才来到一个山脚下。“我家就在这里了!”说着,山民将孙石福引进了茅屋。然后他就用镢头在地上使劲掘起土来,花了不短的工夫,从地下掘出一块极大的石头来,殷红殷红的。

孙石福瞪大了眼睛,双手轻抚着那大石头,嘟囔道:“啊,这么大的鸡血石,这么好的质地和品相,我不是在做梦吧?”

山民说:“掌柜的,你要是喜欢,我把它让给你!”

孙石福欣喜若狂:“当真?”

“我见你是真心爱石,才肯让你,不然多少银子我都不让的!”

孙石福将鸡血石伪装一番后,悄悄运走了。随后他将酒楼给了山民,带着老婆胡氏隐居起来。

孙石福本就爱玩石,后来因此弄得倾家荡产,入赘做了胡家女婿,才过上安定日子,现在用酒楼换了这石头,又弄得背井离乡、无家可归,胡氏很是不解,整天絮絮叨叨。孙石福说:“贤妻,这块石头可不止一家酒楼的价钱,如有大师精雕细刻,更是无价之宝了。”

胡氏跟孙石福生活了几十年,知道他是什么人,只好摇摇头。

从此孙石福便天南地北,走村串户,寻访技艺超群的雕刻大师。这一寻十年就过去了,雕刻大师是见了不少,但没有一个令他满意。

雕  石

 

这天,孙石福刚从外地回到家,胡氏就告诉他,有个神秘人悄悄来说,在一个叫心开岭的地方有个隐居者,自称原是王府的玉匠。孙石福听罢,赶紧去寻那心开岭。

孙石福左打听右打听,终于找到了心开岭,见到了那个隐居者,一看,竟然是个瞎子。孙石福叹道:“你虽是王府玉匠,但眼睛瞎了,再好的手艺,也没法施展了!”

瞎子说:“雕刻的至境是心到手到,眼睛瞎了,心是亮的!”

孙石福没搭理瞎子,转身就走了。回到家中,孙石福唉声叹气,正落寞之际,忽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那瞎子!孙石福大吃一惊,真不知这一路七绕八转、坑坑洼洼的,瞎子是怎么摸过来的!

瞎子拉着孙石福的手,恳求道:“让我看看你那石头可好?”

孙石福迟疑了一下,想想给一个瞎子看看也无妨,便走进里屋,从重重伪装中搬出了那块鸡血石。瞎子翕动着鼻子,一下子扑到石头上,双手反复抚弄着。突然,瞎子往孙石福面前一跪:“求你随我再走一趟,让你看看我的手艺!”

孙石福见他如此恳切,便答应了。这回轻车熟路,几个时辰便到了心开岭。瞎子将孙石福引进一间侧室,孙石福一看,满屋都是各种雕刻,个个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瞎子从院落里随手捡了块石头,向孙石福扬了扬:“说吧,您要雕刻个什么?”

孙石福愣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雕个美人儿。”

瞎子点点头,随即拿起工具,手握石块,上下翻飞起来。不大会儿工夫,瞎子手里的石块,便成了个容颜娇媚、姿态翩跹的美人儿!

孙石福目瞪口呆,惊叹不已,他有意要试试瞎子的功夫,便到厨房拣了个米粒,递给瞎子:“这回你给雕刻个狗吠鸡鸣的场景。”

没想到瞎子接过米粒就信手雕刻起来。等瞎子雕好,孙石福取过细看,一个狗吠鸡鸣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孙石福泪水涟涟,扑上去将瞎子紧紧搂住……

瞎子搬进了孙石福的家中,成天埋头在那块鸡血石上,有时通宵达旦不停歇。瞎子嘱咐孙石福不可打扰他,否则他会分神,造成不可弥补的失误。孙石福点头称是,嘱咐胡氏按时给瞎子送上吃的喝的,轻易不得走进瞎子的屋子。

孙石福心中成天像猫抓似的,但又不敢轻易打扰瞎子,只感到度日如年。这样一熬,就是三年。这天,瞎子招呼一声,让孙石福进屋。孙石福一进去,顿时惊呆了:那块鸡血石,赫然呈现出一幅赤壁大战的场景,只见火光冲天,血染江面,在火红的背景下,吴、魏官兵绞杀在一起。场面十分宏大、壮观,战况也十分惨烈。瞎子真是大师啊,他巧妙地利用原材料的特点,匠心独运,因势利导,雕刻得不仅逼真传神,而且意境深邃隽永,真是精妙无双,空前绝后!

大功告成,瞎子立于作品前,仰天长啸,大笑不止。瞎子向一旁瞠目结舌的胡氏叫道:“拿酒来!”

胡氏醒转过来,忙去端菜拿酒。瞎子抢过酒,大口豪饮,忽然他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孙石福用手一探瞎子的鼻息,他已然断气。瞎子狂喜之下一口气没接上来,猝死了。

安葬了瞎子,胡氏望着那块鸡血石雕,喜滋滋地说:“这下好了,这东西肯定值不少钱,咱们终于等到了发财的这一天!”

献  石

 

孙石福似乎没有卖鸡血石雕的意思。大约过了半年,这天,孙石福又要出去云游,胡氏以为他是去寻买家,乐不可支地送他出门。

孙石福像寻访雕刻大师一樣,要寻他心中的爱石之人。几经打听,他注意到王爷,然后找机会进了王府,找到王爷。

王爷似乎早知道孙石福了,与他一见如故,还亲自带人来到孙石福家。当他看到赤壁大战的鸡血石雕,目瞪口呆。半晌,他才说:“其实多年前,你四处寻访雕刻大师,我就知道你得了块罕见的鸡血石,后来我便将瞎子打发出王府,我想只有他才配雕刻这块宝石。”

孙石福诧异道:“瞎子是您安排的?可他咋一直没有说破呀!”

王爷说:“我压根就没对他说这块石头,否则我岂不有以王府之名要挟你之嫌?他爱石如命,凭他的嗅觉,一走出王府,很快就会知道你有这块石头,并且一定会设法雕刻这块宝石,否则他死也不会罢休。瞧,现在难道不就是这样的吗?”

孙石福恍然大悟,道:“王爷何以煞费苦心,做出如此安排?”

王爷笑着说:“我是爱石之人,知道天下有这样一块石头,心中岂能放得下?我要让天下最好的雕刻巨匠精心雕刻它,只是我还是没想到,现在立于眼前的,是如此惊世骇俗的神作!”王爷说着,又不禁凝神望向这块鸡血石雕。

孙石福突然跪下,恳切地说:“我乃一介草民,这样的鸡血石雕放在我这儿委屈了。我四处云游,就是要寻一个可信赖的珍藏它的人,我能寻到王爷,是鸡血石雕之幸。现在,我要把它献给王爷!”

 

“我只想鸡血石能雕成天下最好的精品,并无占有它之意。”

可不管王爷怎么推辞,孙石福执意要送,最后,王爷只能接受了。孙石福虔诚地将鸡血石雕搬上马车,送到王府。

孙石福回到家,胡氏听说他把鸡血石雕白送给王爷,顿时捶胸顿足,嚷了起来。夫妻俩正闹得不可开交,有人登门来访,孙石福抬头一看,似曾相识,一时又想不起来。那人说:“大掌柜的别急,我只提醒你一样东西,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孙石福忙道:“什么东西?”

“鸡血石!”

孙石福一拍脑袋,叫了起来:“你是那山民!”

那人连连点头,说道:“我听说你请大师雕好了那块石头,献给了王爷,我跟您一样开心,想请你们夫妻去同福酒楼喝一杯。”

孙石福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胡氏也跟着便走。

那同福酒楼被山民一番经营,而今分外兴隆。到了那里,山民已令人摆好一桌丰盛的酒席。山民说:“掌柜的,我也是个爱石人啊,现在宝贝有了好去处,这同福酒楼,我也要物归原主了!”

“咱们都是爱石人,何言还与不还?这酒楼又算什么,那宝贝有了好去处,我等就心满意足了!”

孙石福与山民在一起痛饮多日。这天,忽听外面有人高叫一声“圣旨到”,接着拥进一帮人来,一个公公见了孙石福,便问:“你可是孙石福?”

孙石福匍匐在地,回道:“回公公,小民正是孙石福。”

公公说:“你给王爷献了赤壁大战鸡血石雕,王爷觉得是国宝,就献给了皇上。皇上知道了你的故事,感动不已,便宣你入京,做大内玉石库总管,请快快接旨!”

孙石福一听,对山民说:“这下好了,你随我一同入京,此后每日都有天下美石品赏啦!”

胡氏伏在地上,也露出了笑脸……

- END -

1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