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一条生命的故事

最后更新 : 2021.07.19  

好友阿武讨厌猫,更甚的是,他怕猫。

阿武15歲那年,有一回,家里闯进一只野猫,肥而大,站在桌上,偷吃盘里的煎鱼。阿武情急之下,大喝一声,冲上前,想要驱赶它,没有想到,它居然“先发制人”,龇牙咧嘴地扑向阿武。

阿武猝不及防,又尖又利的爪瞬间在他手臂上抓出几条又深又长的血痕,痛彻心扉。

阿武从此和猫族势不两立,他自认不是猫的对手,每回在街上和流浪猫相遇,总气恨交加地绕道而走。

最近,受邀到他家里用餐,一进门,我便大大地吓了一跳。

沙发旁,赫然趴着一只猫!褐色的眸子澄澈如水晶,柔软的身子洁白如云絮,长长的尾巴有着老虎的斑纹,看起来异常妩媚。

此刻,对着我们,它友善地发出了“喵喵”的叫声。

一向与猫势不两立的阿武,居然养猫?嘿嘿,我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阿武的妻子阿玉笑着说道:“我决定收养这只猫时,为了征求他的同意,几乎把嘴皮都磨破了。起初,不管我说什么,他都摇头,像一块撼动不了的顽石。后来,我以几句振聋发聩的话打动了他……”

“什么话这么有说服力呀?”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对他说,我一个捡海星的人——我要收养的,不是一只宠物,而是一条宝贵的生命!”

阿玉接着透露:在新加坡,流浪街头的弃猫有好几万只,它们当中那些没有绝育的,恣意繁殖,数目越来越多。

雪上加霜的是,在新型冠状肺炎肆虐期间,许多丢了饭碗的人,在自顾不暇的情况下,弃养宠物。

阿玉指了指匍匐在她脚边的猫儿,继续说道:“这岩岩啊,在四个月大时被抛弃了,茫然失措地徜徉于街上,不幸被车子撞到了,左脚严重受伤。义工抱它去看兽医,兽医原本要为它截肢,义工不忍心看它终身残疾,带着它辗转求医,终于找到一名有爱心的兽医,想方设法在不截肢的情况下,把它治愈了。鲜蹦活跳的一条生命啊,差点被糟蹋了!幸好它具有岩石般坚韧的性格,大难不死,所以,我为它取名岩岩。现在,它行动敏捷,跑起来快速如风呢!”

我注意到阿玉在看岩岩时,目光里透着尊重——她明确地知道,她在看的,不是一只宠物,而是一条生命。

我转头问阿武:“你是如何治愈你的惧猫症的?”

阿武平静地说道:“其实,动物和人是一样的,当你释放善意时,它会以爱来回馈;当你剑拔弩张时,它也会以牙还牙。那一回,我与那只窜入屋内的流浪猫发生冲突,就是因为我以明显的敌意激起了它的自卫意识,它才会不顾一切地攻击我。”

说毕,他张开双手,语调温柔地朝岩岩喊道:“岩岩,过来!”

岩岩温驯地跳入他温暖的怀抱里,人和猫,相依相偎,相亲相爱。

阿玉语重心长地说道:“一个社会文明和优雅的程度,是可以用人们对待动物的态度和方式来衡量的。”

- END -

84
0